第六十九章:奋战犯镇敌匪

    躲藏屋里的百姓纷纷埋着头,被外面的土匪吓得不敢出声,孤千徐抬头一见,秦翌和安乾仍未分出胜负,一直僵持不下。

    孤千徐用神识探查了安乾的修为,才发现异常情况,探知不到安乾的修为。

    授剑人低声告知孤千徐,赐予孤千徐的玄眼,已经和平常修仙者相同,没有跨境界探知,低于对方三个小境界,无法探知对方修为。孤千徐有些不解,为何之前都行,能无障碍探知,现在却不行了呢。

    “简单来说,吾把汝那方面的能力下减,汝现在的某些方面和平常修仙者一样,都在一个起点上,毕竟凡事都需靠自己。”授剑人一一解释,授剑人也表示孤千徐不能太依赖外力,需要靠自己才能有所收获,积累一些丰富经验。

    实则孤千徐的天赋太令授剑人吃惊,任由孤千徐发展下去,会酿成大祸,此子事事逆天而行,完全不受天地限制,到时候会引来很多祸端,单凭醉剑一事,就会有不少强者慕名而来,就算孤千徐往后再强,在此之前,也会被扼杀在摇篮里。

    孤千徐算是听明白了,慢条斯理的问:“他们什么修为境界。”

    授剑人低声笑道:“男的天系,女的也天系,有可能高于天系。”

    孤千徐不太自信的说着:“那我可能打不赢啊。”

    授剑人低声说着:“汝何需惊慌,对手不分强弱,出手不分轻重,告终不分胜负。汝需要不惧一时失败,方可渐渐成长。”

    “鸡蛋碰石头,自不量力。”孤千徐小声说着,土匪修为如此高强,他才区区灵系,谁会傻到拿命去拼搏,如今得靠头脑解决事情。

    授剑人本想鼓励孤千徐学会坚持不懈,反而被孤千徐反驳回来,授剑人只能苦笑的说:“汝说的话语,确实有几分道理。”

    孤千徐全神贯注观看打斗,秦翌防御得很恰当,丝毫不漏破绽,但时间慢慢推移,安乾似乎体力不支。白衣蒙纱姑娘一闭眼嘴里说着什么,安乾又猛如虎,乐此不疲的和秦翌硬碰硬。秦翌出拳力度始终低于安乾,每一次出拳都被安乾压制。

    孤千徐推测出一点,安乾可能被白衣蒙纱姑娘控制,白衣蒙纱姑娘也能给安乾提供源源不绝的力量。孤千徐坚信所猜测的,大步从房屋里走了出来。

    “你小子来干什么,快回去!”秦翌大喊着,让孤千徐到房屋里躲好。

    孤千徐吊儿郎当的喊着:“容我说一句话,你们都先停一下。”

    安乾也将手中斧头停下,转身低头看了一眼白衣蒙纱姑娘,白衣蒙纱姑娘眯着眼低下头。

    安乾也礼貌性点头,转身看着孤千徐,豪爽的说道:“有话直说。”

    孤千徐揉了揉鼻,“你们斗了大半天也没分出输赢,不如换个方式来定胜负。”

    安乾把斧头仍在地上,双手抱拳提高嗓门问着:“敢问阁下有何高见。”

    “那很简单啊,三人一比一同时决出胜负。”孤千徐唤来老乞丐,问安乾敢不敢应战。

    红衣少女不太相信土匪会轻易答应,就算赢了也会耍赖,那白衣蒙纱姑娘完全不能相信,依然对白衣蒙纱姑娘有偏见,认为她像个风度翩翩的假圣人。中年男子也表示真假圣人皆不同,真圣人自行参悟才会有领悟,才能悟出其中真理,而假圣人会借真圣人来衬托自己。

    “听不懂说的什么。”小草莓一脸疑惑,在村子生活十余年,哪里听过什么大道理。

    中年男子尬笑着说:“简说来讲,真圣人无惧显得坦坦荡荡,假圣人善于言辞伪装。”

    红衣少女点了点,指着白衣蒙纱姑娘,说她正是假圣人,故装高冷好人。小草莓哦哦一声点头。

    白衣蒙纱姑娘开口直说:“具体规则。”

    “六人同时一比一打斗,我们胜出的人多,你们离开,打斗中其余人不得出手。”孤千徐笑了笑,只要白衣蒙纱姑娘答应,保证会上钩。

    白衣蒙纱姑娘笑着说:“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按照孤千徐所说,秦翌对战安乾,老乞丐对战刘老二,他目前大不如从前,就对战弱女子就行了。

    “咳咳,不能说我欺负弱女子,只能算一种缘分。”孤千徐自信笑着,并不知白衣蒙纱姑娘的实力,误认为白衣蒙纱姑娘属于女子,比男的好对付,只要拖住白衣蒙纱姑娘,安乾就不能获得力量,秦翌也能在短时间获胜,就算秦翌败了也没事,他和老乞丐绝对不会输。

    白衣蒙纱姑娘撑开油伞笑说:“有趣。”

    一见白衣蒙纱姑娘手中脆弱的油伞,孤千徐自信满满的说着:“伞做武器,也不怕被劈烂。”

    “话多并非一件好事。”白衣蒙纱姑娘讥笑着说孤千徐话太多了。

    “时刻保持警惕。”秦翌见识到白衣蒙纱姑娘的实力,让孤千徐别掉以轻心。

    小草莓也慌了,白衣蒙纱姑娘那么厉害,为什么孤千徐去挑她。

    对战白衣蒙纱姑娘,形势的确对孤千徐不利,瓦拉戈想了想说道:“可能他留有妙计在手,我们应该相信他。”

    红衣少女朝孤千徐大喊,“喂!你要加油啊!”

    孤千徐微微点了点头,看着白衣蒙纱姑娘,谨慎一点最好,只要能拖住白衣蒙纱姑娘,秦翌和老乞丐的胜算就会很大。

    “一招让你败下。”白衣蒙纱姑娘一眼识破孤千徐的小把式,准备一招将孤千徐击败。

    孤千徐一脸茫然,白衣蒙纱姑娘不按常理,若被她一招分出个胜负,拿什么拖时间。

    孤千徐摆手笑了笑,“姑娘家家的,不能有暴力倾向。”

    白衣蒙纱姑娘伸出左手比划出两根手指,“那就两招。”

    孤千徐唤出醉剑,直言冷语笑说:“大言不惭。”

    白衣蒙纱姑娘一如既往的高冷,没有理会孤千徐的话语,有礼貌微微一笑,让孤千徐先出三招。

    孤千徐脸色突变,一脸喜悦神情笑说:“我先出三招对吧?你不能失信啊。”

    “让你先去三招,我不会失信于你。”白衣蒙纱姑娘将撑开的油伞收拢,嘴角微微一笑。

    秦翌正在和安乾对战,老乞丐也没落下风,孤千徐的脸色变得沉重,一言不发低着脑袋,仍然试着拖时间。

    “怕了吗?那就自行解决吧。”白衣蒙纱姑娘质问着,直言表示孤千徐如果怕了,不如自行了断,别败坏江湖名声。

    “怕什么怕,刚才肚子不太舒服。”孤千徐指着腹部说肚子疼。

    孤千徐看了一眼安乾,果然没有白衣蒙纱姑娘的帮助,已经慢慢不敌秦翌,老乞丐对战刘老二也处于平手。

    白衣蒙纱姑娘不耐烦的说着:“别瞎折腾了,没用的。”

    孤千徐看白衣蒙纱姑娘刚准备闭眼,可能会提供力量给安乾和刘老二,再拖时间就会败下。

    情况不妙,孤千徐手持醉剑冲向白衣蒙纱姑娘,大喊一声,“第一式,直躯入八方。”

    白衣蒙纱姑娘顿时愣住,孤千徐喊出的剑法招式,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果然天地能容纳万物,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中年男子低头叹了一口气,此等打斗场面非凡人可触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道古若为真实,人间凡人则为最低,标准的井底蛙。

    白衣蒙纱姑娘嗖的一下没了踪影,孤千徐只见白衣一闪,手持醉剑没能刺中。

    “一招了,你只剩两招。”白衣蒙纱姑娘再次出现在消失的地方。

    红衣少女抹了抹两眼,白衣蒙纱姑娘原地消失又出现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一度怀疑眼睛出了问题。

    孤千徐自觉性点头,紧张到嘴中慢慢吞咽唾液。

    白衣蒙纱姑娘手持油伞作剑,笑着对孤千徐说:“出招吧。”

    “第二式,剑锋斩山川。”孤千徐再次蓄力,猛的手持醉剑劈向白衣蒙纱姑娘。

    白衣蒙纱姑娘一脸冷漠,任凭孤千徐手持醉剑朝她劈斩,她都用油伞一一防守,没有反攻。

    醉剑劈在油伞上,跟击打在水面一样,使孤千徐一时软弱无力,体能消耗太快。孤千徐发现完全不能使出全力,因为再大的力量都会被白衣蒙纱姑娘手中的油伞抵消。

    白衣蒙纱姑娘看孤千徐累个半死,已经无力再战,低声细语道:“两招已无,最后一次机会。”

    秦翌持长刀仍在力战,用智战和安乾打斗,次次都消耗安乾体力,效果也很明显,安乾显得吃力。

    安乾也无力再战,只怪手中的斧头太沉,秦翌抓住机会,手握长刀一跃腾空,在安乾脑门上空举长刀一吼,“长刀霜寒!雪舞世间!凛冽诀!”

    秦翌使出全力,手持长刀劈向安乾。不料冰晶强横,直接将安乾的身体冻住,慌了神的安乾匆忙拿斧头抵挡,只见寒光一闪,安乾始终慢了一步,未能释放防御技,单凭斧头完全无法抵挡。

    秦翌潇洒落地,长刀缓缓装回鞘中,仰头看着上空,雪花飘落而下,低头一见地面,冰晶坠落铺满大街,手轻轻一划,抚摸着空中充斥的寒流。

    安乾已经无力再战,身体受到重创。秦翌全力而为用力过猛,内脏剧烈波动,轻伤也在所难免。红衣少女等人一见胜利,纷纷激动欢呼着。一瞬间,眼前的景象稍纵即逝。

    秦翌已经扳回一局,瓦拉戈房屋一旁沉默不语的站着,担忧孤千徐可能会输,因为白衣蒙纱姑娘比孤千徐强太多,而且手中的油伞属实怪异,瓦拉戈也明白,就算对战白衣蒙纱姑娘的是他自己,他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按照孤千徐目前的情况,再继续打下去,不输也会被累个半死不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命逝》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