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再见2015,你好2016

    回想上一世,曹修言亲眼看着李蠡从一个开朗的憨憨变成了一条舔狗。

    从那以后,这个世界多了一个伤心的人。

    曹修言知道那姑娘在玩李蠡,但是架不住李蠡往上冲啊。

    死活不听劝。

    每次都哭着喝酒,喊着自己以后绝不会再和她说一句话,最后人家一个电话打过来又乖乖回去了。

    每次都说自己已经心冷成一块铁了,最后人家轻轻一敲就敲开了,然后又在千疮百孔的心脏上捅了一刀。

    每次……

    曹修言已经记不清这样的情况发生过多少次了,只记得到了毕业,李蠡还是没能忘记她。

    你还是忘不了她,那个坏女人。

    你回头的样子,像极了一条狗。

    李蠡性格很不错,人是憨了点,带着点蔫坏,平素处事也极热情,不然也不会和曹修言这几个人玩得这么好。

    但是这么一个坏女人,就让他体无完肤。

    之前曹修言倒没想到这茬儿,但是这次,他是不会再让李蠡遇见陈小冉了。

    主要是太踏马烦了……

    每次看李蠡死去活来的样子,一开始觉得心疼,后来觉得像是在整活,最后就麻木了。

    就像一个姿势用惯了会乏味,一条小路走多了会疲倦,同一个活见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正好撮合你和黄思瑶。

    “我倒是觉得你和黄思瑶最近挺来电,进展如何?”曹修言岔开话题。

    李蠡黑河一笑,道:“还行还行,嘿嘿嘿。”

    你笑就笑吧,为什么笑得那么像全联盟那位最骚的骚猪?

    我裂开了呀。

    “以后……跟人姑娘出门的时候,收敛一点,别笑得这么猥琐。小心人姑娘反手一瓶防狼喷雾全喷你脸上。”曹修言的叮嘱,语重心长。

    李蠡涨红了脸,低头喝酒。

    随后又聊了一会别的事情,无非是女孩或者学院里的事情,以及最近的国际局势。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几个人一看,发觉酒喝倒是全喝光了。

    桌子上杯盘狼藉,需要整理。

    曹修言提议今儿就先到这里,收拾一下他下楼去扔垃圾。

    这时候还没有垃圾分类,也没什么你是什么垃圾这种灵魂提问,全都卷到一个袋子里,曹修言提着就下楼了。

    楼下还没关门,但是也快了。

    想着毕竟2015年最后一天,曹修言决定打个电话,在楼下待一会儿再上去。

    反正,能跳进去。

    先给罗婕打了一个电话,嘟嘟两声,电话通了。

    “喂,嗯,听得到……和室友聚餐回来了么?”曹修言语气变得很温柔,不复刚才的……

    儒雅随和。

    “嗯,回来了,”罗婕的心情好像很不错,道:“去吃了海底捞,又在银泰那里看了演出。今晚那个乐队女主唱太帅了,翻唱的那个……说好的幸福呢,又燃又悲情,爱了爱了。”

    “人家自己改的吧,也可能是浪花兄弟翻的那个版本。你有空可以听一下是不是那个感觉的。”曹修言点燃了一根烟,黑夜中一股烟雾飘散。

    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用打火机,而是电子点烟器了。

    为什么用这个……

    当然是因为这玩意没有打火机的那一声“哒”。

    罗婕就察觉不到他在抽烟了。

    男人,就是要苟一点。

    “咦?是嘛?我回去听一听。你现在在干嘛呀?”罗婕的声音带着点回音,曹修言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在卫生间,还有些许水声。

    “在外面倒垃圾。你在做什么,听着有水声。”曹修言低着头盯着地。

    “在洗胡萝卜,”罗婕笑得傻兮兮的,“胡萝卜可好吃了,我每天都吃的。”

    曹修言纳闷:“你晚上没吃饱吗?太晚吃东西对身体不好的。”

    “反正我又不会胖。而且胡萝卜又没什么热量。”罗婕说着,就咔嚓咬了一口。

    曹修言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咬萝卜的声音,多少有些不舒服。

    如果是舔棒棒糖,就舒服了。

    咬胡萝卜……

    算了,下次送罗婕一箱棒棒糖,天天看她舔着玩。

    哎,对,打个转,再吐出来……

    “今天是2015最后一天呀。不知不觉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曹修言语气中带着感慨。

    “对呀,”罗婕也带着几分怀念,“我们已经认识这么久,发生这么多故事了。我现在想起你第一次走到我身边的样子,西装笔挺,却递给我一个发套让我绑起头发。话说回来,你从哪儿拿的发套?”

    我踏马……

    你是怎么想起这个问题的?

    不过曹修言不慌,作为稳健的男人,怎么会对这种问题没有准备呢?

    “这个问题……我其实不太想回答。我前女友特别喜欢让我给她绑头发,时间久了,我也经常会带一条这玩意。我们上大学前就分手了,但是随身带着这玩意的习惯没改掉,那天也是凑巧,刚好兜里装了一条,感觉与你有缘就借你了……不过现在不带了。”

    曹修言编瞎话草稿都不需要打。

    掌握骚话核心科技,一秒七骚,绝不打折。

    罗婕听到他这么说,多少有些不舒服。

    前女友,一个很神奇的存在,分手了还保留着这个习惯,可见爱的很深。

    “那你为什么不带了,带啊,多好一习惯。”罗婕语气有些酸,隔着手机曹修言都能听出一股醋味。

    【不过如此.JPG】

    “你有没有绑头发的习惯,我为什么要带?”曹修言反问罗婕,一下子把罗婕弄了个大红脸。

    “又胡说……哼……”罗婕语无伦次。

    “我得先上去了,外面太冷啦。我还在楼下呢。等下再跟你说吧,我得翻进去呢。对了,提前说一声,新年快乐。2016,我们都会有一个好的开始。”曹修言打算挂掉电话。

    “嗯嗯,你快上去吧,外面挺冷的。2016,我们肯定会有一个好的开始呀。”罗婕很郑重地道。

    “那先这样,我先挂了。”

    “嗯。拜拜。”

    曹修言挂了电话,又打了一个。

    这次是给迟茜。

    “茜茜,回寝室了么?”曹修言问道。

    “嗯,躺床上啦。十一点回来的,和室友去吃了烤肉。你呢,怎么过的?”迟茜的语气和罗婕一样开心,尾音都带着几分上扬。

    “和室友在寝室聚了餐,聊了很久,刚结束没多久。我下来扔那些垃圾,给你打电话。”曹修言又点了一根。

    “哦……现在不是关门了吗?你怎么出去的?外面多冷啊,你快回去吧。”迟茜的声音带着几分关心。

    曹修言吐出一口烟雾,道:“没事,我翻窗出来的。主要是想给你打个电话。冷不冷的小事情。”

    和女孩打电话,一定要突出,你最重要,其他不重要。

    哪怕她是个屁,也要装出是空气,没了她就无法呼吸。

    “嘿嘿嘿。”迟茜笑得像个孩子,“希望明年跨年能和你一起吧。”

    “嗯,我也这么希望。”曹修言满口答应。

    希望是一回事,实际又是一回事,当然不能混为一谈。

    曹修言才不会留下话柄。

    “修言,我们认识已经半年了呢。感觉一切都像是在昨天呢。”迟茜的语气中带着缱绻。

    你不会也会有什么灵魂拷问吧?

    那我人没了呀。

    曹修言不敢说话。

    “我到现在还记得刚见到你的样子,话不多,安安静静。但是和你相处之后却发现,你其实话很多,沉默也许是你的保护色。之后你站在台上演讲,抱着我去医院……感觉我们经历了好多,却又像一眨眼。”迟茜又笑了一声,笑声很甜很甜。

    原来只是怀念过去,那没事了。

    曹修言松了一口气。

    “嗯,和你相遇,挺幸运的。很开心能遇到你,希望我们新的一年也能更幸运。”排除了灵魂拷问,曹修言当然是顺坡下了。

    “那是当然。”迟茜的话语中带着独有的自信和骄傲。

    一下子,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曹修言看了一眼时间。

    23:59.

    他抬起头,看向星河璀璨,空气中似乎带着一丝崭新的味道。

    抬手看着表,曹修言倒计时。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2015结束,2016来临。

    他在心底默默对自己说,再见2015,你好2016。

    放下手,曹修言轻轻对迟茜道:

    “茜茜,2016年,万事胜意。我会一直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我真的重生了》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