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雪雪公子

    这肉味道不好。那个瘦女人差点把它吐了几次,但她还是把它咽了下去。最后一点肉渣浸在粗粮蒸玉米面包里,送到她的肚子里。

    还有那壶酒,因为掺了太多的水,味道自然更差,不仅脸色苍白,而且有一股强烈的酸味直直直地喷在额头上,但是女人还是一口就把它全喝了,喝了一滴也倒不出来,就把酒壶放在一边。

    她似乎像一个饥饿的幽灵重生了。

    但这不是为了饱腹感。

    在雪原这个寒冷刺骨的地方,风和霜超出了普通人的抵抗能力。即使一个修行者身体强壮,他也必须不断施展魔法来抵御寒风。

    吃雪羊的原因是虽然它出生在寒冷刺骨的雪原,但它是一种火妖兽。因此,它的肉不仅能帮助灵性修行者补充肉体所需的能量,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抵御寒冷。

    冰草壶是雪原特有一种酒。酿造时,加入冰草,一种精神药物,使人的肌肤长时间保持一定的低温,从而长时间保持体力。

    这两件事是雪原上最常见和最低的精神资源,或生命资源。

    当然,在这片白雪皑皑的平原上,有许多更好的资源可以让人抵御寒冷。

    然而,它们都有很高的价值,但是对于今天的瘦女人来说是买不起的...

    狼吞虎咽之后,瘦女人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缩到墙角,拾起一大块尸体,坐在不远处的一大锅雪羊肉旁取暖,静静地呼吸。她似乎累极了,睡着了。

    “妈的,又赖在这里不肯走!”

    酒保过来收拾木盘和酒壶,厌恶地看了那个女人一眼,踢了她过去。

    女人斜向一边,然后移到另一边,她的头埋在胳膊里,只是假装听不见。

    在雪原上,睡眠对修行者来说也很重要。

    因为雪一年四季都有风,精神漂移是不确定的,所以很难通过呼吸引入肉体。因此,与冥想和呼吸相比,睡眠可以给他们更好的休息,而且他们出门时不会太累太累。

    为了这一刻的安宁,我不得不忍受甚至一些责骂。

    这似乎是一件非常厚脸皮的事情,但是一个薄脸皮的人怎么能在风雪交加的世界中生存呢?

    看着这个熟睡的女人,她又厚又脏的皮毛似乎掩盖不了她苗条、悠闲和美丽的身材。客栈大厅里的食客们低声哭着笑着,一个接一个地窃窃私语着一些浪漫的话题。眼睛不停地瞟着那个瘦女人。这个女人似乎听见了,却听不见,所以她静静地抱着膝盖,睡了一个小时。

    那时,客栈外面的雪似乎越来越小,天空也越来越清晰。

    女人的身体动了动,然后慢慢站起来,脚步沉重,向客栈外面走去。

    “她还想去吗?”

    “这真是个疯子,不怕死在武穴山上吗?“

    “如果你建一个基地,你怎么能翻过那座山?“

    “……“

    “……“

    周围的食客忍不住进行了一场低沉的讨论,目光有些惊愕地向女人抬起头来。

    然而,这个女人似乎是聋子,但她看起来平静而坚定,走出了客栈的门。然后,她踏上一英尺深一英尺浅的厚雪,面对呼啸如刀的大雪,径直朝北走去。

    在那里,有一座高山,空气中弥漫着厚厚的铅云。它就像地球和天空的交汇处。它高出地面,就像通往天堂的梯子。雪和风从上面吹来,就像洪涛愤怒的波浪。当人们走向山时,他们就像上游。它们必须忍受最冷的雪和寒冷,就像传说中冲到龙门的鲤鱼一样。

    这个女人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她坚信自己再也回不来了,于是向山走去。

    “多固执的小女孩啊,她是九州中宇人吗?“

    “呵呵,那里很繁华,资源丰富,我听说那里的女士们都举着飞剑刺绣,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脾气,居然得翻过那座不知吞噬了多少生命的乌雪山……”

    “据说雪原是一个训练人的地方,但谁知道这里死了多少忏悔的受害者?”

    瘦女人离开后,许多用餐者开始窃窃私语。

    虽然有些人的话是为了嘲笑,但他们也有一些甚至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钦佩。120 

    “哈哈,如果你感到苦恼,把她留在身后,带她进房间帮她热身不是很好吗?”

    然而,在某个时候,气味变了,有人笑了。

    “呵呵,这个女孩不擅长成绩,但她不容易应付!”

    突然,有人笑着说:“这并不是说以前没人打过她。虽然她不够好,不能卖,但带她回来做一个大锅也不错。然而,当她想到这个主意时,她丢了一张大脸。她抓住她,想用雷神药丸炸死自己。从那以后,影响她的想法的邪恶修复就更少了!”

    “哈哈,你认为她经历过这些吗?”

    客栈老板一直在柜台上打瞌睡,轻蔑地笑着说:“她活到今天,没人敢惹她。那是因为那个著名的小孩和老恶魔看中了她,并放出话来逮捕她进行双修。以孩子和老恶魔的名义,谁敢睁着眼睛攻击她?但是这孩子老魔是个讲究的人,不喜欢强迫人,这才让她在这里放心几天,但是也许,有一天这孩子老魔的脾气磨掉了,也直接强迫她重新适应……”

    “哎哟……”

    听到这里,所有的食客都立刻兴奋起来,笑着说:“老顽童的方法和把戏是众所周知的。我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瘦瘦的身体能不能在老妖摔倒的时候撑几轮……”

    “呵呵,懒熊抱树,玉山倒过来……”

    人群笑着说,他们的眼睛闪闪发光,好像看到了一些精彩的照片。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冷笑道:“虽然这孩子老魔名声很响,但也是多年没有卖出去了,现在这雪,可是出了几个新的狠茬儿,白狗出没在白尸河的另一边,极乐谷的少主,还有白魔谷一战著名的雪狼剑,这可不是简单的角色,一个个个狠……”

    在听了这些人的名字后,公众发表了很低的评论,但很快一些人嘲讽道:“现在年轻一代已经站起来,足够坚强,但就他们的技能而言,恐怕不如老的、坚强的、滑溜溜的孩子和老恶魔。”

    以前,这个人似乎预料到会有这样的话。他笑着说:“如果这些人还比老鬼子差一点,那么雪原四个新兵中的最后一个,薛公子,可以吗?”

    听到“雪公子”的名字,所有的食客都深受感动。

    有些人不禁叹了口气:“如果那根恶意的胡茬碰到老魔鬼,也许会有一场好戏……”

    “雪公子,血公子...唉,雪上历代都有许多恶意的人,像这样如此恶意,真的不多!”

    听了许多讨论后,酒保惊呆了。“你是谁?为什么我没听说过?”

    在他旁边,一家餐馆请他倒酒。他假装神秘,说:“你没听说过,但难怪你,雪公子,很快就出现在雪原了。我们也来自白树脂河的另一边,只知道他的名字。据说他不老,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平时看起来很威严,看起来像个学者,还抱着一只白猫。平时,他对每个人都很好,但他杀人不手软。白尸河满是四个怪物,紫冰湖七魔和黑墓宫都是邪恶的,但是他杀了他们……”

    “哇……”

    酒保倒酒的时候手在颤抖,他的大部分酒立刻洒了出来,脸色变得煞白。

    “这些...但是已经是名人了……”

    用餐者也没有责备,叹着气,低声挥着手说:“谁说不?这些老家伙又老又硬,力气很大。甚至洗剑池的弟子也没有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然而,当雪公子进入雪原时,他被一个接一个地杀死了。即使对方乞求宽恕并让步,他们都没有幸免。这可以说是冷酷无情的……”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事实上,这就是他儿子薛的名字的原因。事实上,“雪”这个词最初是“血”这个词。别人杀人总是有原因的。他很开心,想杀人。我们猜想他可能刚刚进入学院,想杀死更有名的李伟……”

    “魔鬼,这真是一个魔鬼……”

    “是的,我在这片白雪皑皑的平原上呆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情的人……”

    “……“

    “……“

    人群低声叹了口气,大厅里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压抑起来。

    他们都莫名其妙,心里感到有些发冷,似乎已经看了雪公子一眼就杀了。

    “哗啦……”

    但也就在这时,客栈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顿时,无尽的风雪席卷了客栈。地球的强风几乎让所有的人窒息。用餐者已经紧张和沮丧。他们立刻被吓了一跳。桌子被打翻了,但他们既惊讶又生气。他们一个接一个跳起来,尤其是那个脾气很坏的酒保。他愤怒地冲上去,大声辱骂...

    但是他没有骂出口。

    因为商店门口的雪被吹走了,一个苗条的年轻人暴露了出来。他看上去很年轻,穿着绿色长袍,肩上披着一块红色毛皮,脸上带着温和的神情。当他看见人时,他看起来很有礼貌。

    但最可怕的是他的怀里,赫然抱着一只看起来像大爷的白猫!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夜御劫神》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