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特别的体验

    程潇苒一向不是个惹是生非的脾气,但这也不代表她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王小姐这么针对我,是因为亭峪么?”

    “你叫周总什么?”王倩倩精致的面容扭曲了起来,“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这么叫他?!”

    “我是亭峪的人,我不配,难道您配?”

    王倩倩怒不可揭,“下贱的东西,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今天非要撕烂你的嘴!”

    她张牙舞爪的朝着程潇苒扑了过去,李秘书和店员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去拦,可还没等她们有所动作,一道修长的身影已经将程潇苒护在了怀中。

    王倩倩尖锐的手指抓在了男人的手臂上,好在他穿着西装,并没有伤到皮肤。

    “周先生?”程潇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周总?!”王倩倩也被吓了一大跳,她急忙收回手,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您怎么在这?”

    李秘书跟着反应了过来,歉意道:“抱歉周总,是我失职了。”

    男人没有回应李秘书,视线一直盯着王倩倩,眼睛里迸射出的两道冷光,危险得让人脊背发凉,“这就是王小姐的涵养么。”

    王倩倩委屈的红了眼,“周总,是程小姐先对我出言不逊的,我只是稍微教训她一下而已。”

    “我的人,轮不到你教训。”

    他的人?

    程潇苒惊愕的抬起头,耳朵里“嗡嗡”作响。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维护过她。

    “周总,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您误会了。”王倩倩焦急的解释着。

    周氏企业在商界几乎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就算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惹怒周亭峪,只是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一看就是个木头。

    男人声音冷的没有丝毫温度,“道歉。”

    “好,我道歉。”王倩倩看向程潇苒,赔笑道,“程小姐,刚刚是我的错,你别生气。”

    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程潇苒也没打算死咬着不放,“我没生气,周先生,衣服还是下次来买吧,我想回去了。”

    看来她根本不适合这种地方,好不容易奢侈一回,还惹得一身腥。

    周亭峪没有听她的,侧脸向店员询问道:“她刚刚看中了哪件?”

    “周先生,是这件灰色大衣。”

    “嗯,另外再挑几件差不多的,交给李秘书。”

    “好的。”

    嘱咐完话,周亭峪带着程潇苒走了出去。

    门外,一位桃花眼的男人正笑意盎然的等着他们,“这位就是程小姐么?这么漂亮,怪不得峪哥喜欢。”

    周亭峪睨了他一眼,“你很闲?”

    “还行吧,反正回去也是听老爷子唠叨,不如在这看热闹,对了程小姐,你吃过午饭了么?这商场有个西餐店不错,要不要去尝尝?”

    “我不太会吃西餐。”她在程家能吃饱饭就算不错了,哪儿还能享受什么西餐。

    “没事儿,吃饭有什么不会的,走吧走吧。”

    这位顾轩是个自来熟,喋喋不休的把程潇苒哄去了西餐厅。

    三人入座,顾轩点了牛排和红酒,顺便给程潇苒要了份意大利面。

    “程小姐,我看你最多二十出头,毕业了么?”

    “嗯,毕业了一年了。”

    “学的什么专业?”

    程潇苒赫然道:“经融。”

    “那正好啊,以后可以去周氏上班,你说是不是,峪哥?”

    周亭峪翻看着一本杂志,显然对这个话题并没有任何兴趣。

    “咳,那什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轩,是峪哥青梅竹马的兄弟。”

    “注意用词。”周亭峪冷冷提醒了一声。

    “哈哈哈,我觉得青梅竹马比较贴切。”

    顾轩性格跳脱,说起话来也没什么架子,但程潇苒知道,能和周亭峪做兄弟的,家世肯定不简单。

    等了会儿,菜都已经上齐,程潇苒面对着一堆刀叉,明白了什么叫无从下手。

    正当左右为难时,身旁男人将自己切好的那份牛排推到了她面前。

    “吃这个。”

    程潇苒微怔,轻声道了句谢。

    “程小姐,我刚刚忘了问,你怎么和王倩倩杠上了,那女人出了名的泼辣,三句不合就得动手打人,还好我今天跟峪哥路过,不然你脸都要被挠破了。”

    “我也不清楚,她对我好像很有敌意。”

    顾轩没心没肺的笑了两声,“你不知道么?王倩倩喜欢峪哥好多年了,突然知道他身边有了女人,能不气么?”

    虽然程潇苒早就猜到了是这个原因,但听顾轩说出来,还是感觉挺微妙。

    自己现在的身份,被男人的追求者谩骂,这可真是特别的体验。

    “行了,吃饭。”周亭峪被顾轩唠叨烦了,冷着脸呵斥了一句。

    “啧,还生气了。”

    一顿饭在静谧中结束,程潇苒在商场楼下向顾轩道了别,坐进了周亭峪的车内。

    “我们不用等等李秘书么?”

    “她会自己开车回去。”

    程潇苒蜷缩在后排角落,“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男人驾驶着车,淡淡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你说王倩倩?”

    “嗯,顾轩不是说,她家公司跟周氏是合作关系么?”如果因为今天的事两家公司闹出矛盾来,把她卖了都赔偿不起。

    “你多虑了。”不过一个王氏而已,他还不放在眼里。

    一路无言,车行驶到公寓门口,程潇苒推开车门走了出去,“周先生,谢谢您送我回来。”

    “嗯,下午还有会议要开,我先走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

    目送跑车消失在视线内,程潇苒浑身的力气如同被抽空了一样,差点跌坐到地上去。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周亭峪相处这么长时间。

    在面对那男人时,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得细细斟酌,再这么下去,她都快精神衰弱了。

    叮——

    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程潇苒回过神,按下了接听,“喂?”

    “交给你的事办的怎么样?”

    是程天崇。

    “暂时还没有进度,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电话那头传来了程天崇和煦的笑声,但程潇苒清楚的从他笑声里,听出了威胁的意味,“妹妹啊,我倒是不着急,可惜你母亲那不一定等得了这么久。”

    程潇苒握着手机的指尖一紧,“我会尽快!”

    “希望如此,最迟一周,如果我还得不到想要的,你知道后果。”

    “嘟嘟嘟。”

    电话里的忙音像是一根根刺,全都扎进了程潇苒的身体,心脏处一片血肉模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已经出卖了身体,出卖了尊严,现在还要变成一个偷窃商业机密的间谍么?

    鼻翼泛酸,程潇苒深吸了一口气,脚步沉重的回了公寓。

    是夜。

    秋天的天气善变,白天还晴空万里,到了晚上则成了细雨绵绵。

    程潇苒没有开灯,客厅里只有电视闪烁着微弱的光线,她裹着单薄的毯子,目光空洞,手脚已经快凉的没有知觉。

    一周。

    只有一周的时间,周亭峪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让她偷到文件?

    要是妈妈真的离开自己,那她也没必要继续活着了。

    安静到极致的客厅里,忽然传来了钥匙扭动的声音,程潇苒身体哆嗦了一下,条件反射般的看向了门口。

    下一瞬,门被推开,男人眉头紧拧,伸手按下了开关,“怎么不开灯?”

    程潇苒双眸被光线刺的有点疼,她搓了搓眼睛,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周先生,外面下着雨,您怎么过来了?”

    周亭峪将钥匙丢到桌上,“这里离公司进,明天上班方便。”

    所以,他今晚要留宿么?

    程潇苒心里泛起一丝曙光,跑到浴室里拿了一条干毛巾,“周先生,您头发还没干,先擦擦吧。”

    “不用,我去洗个澡,做晚饭了么?”

    “没有,不过冰箱里有面和鸡蛋,要不我下一碗吧?”

    “嗯。”

    死寂的公寓因为周亭峪的到来又变得活了过来,程潇苒在厨房里忙碌着,煮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面,顺便还加了两只西红柿进去。

    她中午没吃饱,下午回来以后也没什么胃口,现在看着面条,才发现胃里早就空空荡荡,饿得没了知觉。

    将两碗面端去了客厅,周亭峪正好擦拭着还有些水的头发走了出来。

    他穿的是柜子里那套家居睡衣,黑白格子款式,明明再常见不过的衣服,到了他身上也成了量身定制。

    果然,一张好看的脸真的很重要。

    “周先生,面条煮好了。”

    周亭峪坐在餐桌旁,拿起筷子尝了两口。

    “你厨艺不错。”

    程潇苒耳根发烫,“我在家的时候也经常做饭,要是周先生喜欢吃,我以后每天给你做。”

    每天?

    这两个字意义太沉重,周亭峪喝了口面汤,没有回应。

    安安静静填饱了肚子,程潇苒收拾好碗筷,坐在沙发上看着肥皂剧,周亭峪似乎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工作,正用笔记本翻阅着文件,他细碎的头发软趴趴贴在额头,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冽。

    雨水仍在下着,“噼里啪啦”的拍打在窗户上,外面很冷,但屋子里却很暖和。

    莫名的,程潇苒居然有了种这里很像家的错觉。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抱定大佬不放松》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