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面具下的你

    那群人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太难了!做人真难,做死神的人更难啊!不打,会被杀,打了,被老大打,跟死没啥区别!呜呜~他们太难了!他们太不容易了!

    仅仅瞒过了几个月,慕云景和慕云浩等人却按耐不住了:这工作在怎么繁忙,也不能几个月一直忙吧?L公司又没破产,并且经营的很好,不至于一点时间也没有吧?难道,菲然被莫思言囚禁了?想到这个可能,众人暗想不妙,便亲自到陆家拜访。

    “云景,云浩,你们怎么来了?快,快坐下喝杯茶!”

    “伯母,菲然几个月都没有和我们联系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没有,她现在在公司呢!”萧瑜尴尬地笑了笑。

    “在公司?不可能啊!我们刚去了公司,前台说,菲然不在公司,而且是,一直不在!”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能骗你不成?”萧瑜立刻板上了脸。

    “没有没有,伯母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们担心菲然,可菲然是我的女儿,所以我会保证好她的安全,我也不会去害她!”

    “嗯,您说的是,我们就是太长时间没见,有点想她。”慕云景舔了舔嘴唇,有些尴尬。

    “嗯,我懂,我都知道,唉,其实菲然是去进行秘密特训了,她要接手陆家,必须懂这些才行啊!”

    “什么!这么大的事伯母你怎么不早说!”慕云景情绪有点激动,直接站了起来。

    “这,是要保密啊,不然那些记者知道了怎么办?”

    言之有理,慕云景也点了点头:“那,那莫思言和菲然在一起?”

    “嗯!没错。”

    “什么!伯母!莫思言是个危险的人物,他是什么身份你清楚吗?怎么能让菲然和他单独呆在一起?”

    “他的身份我清楚,但他对然然是有真感情的。”

    “伯母!他……”

    “行了,我有点累了,你们自便吧!”萧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头疼。

    慕云景和慕云浩实在问不出来,看着萧瑜上了楼,又拉过了银锁开始询问:“你就不担心你家小姐?”

    “担心啊,可我也不知道小姐去哪里了啊!不过……”

    “不过什么?”

    “那天陆宗年被迫交出陆家的时候,不多久小姐就哭着跑出去了,我还隐约听到了什么,陆若然!”对于这发生的一切,她也只是半知半懂,不过她的职责就是一切以小姐为重。小姐那么善良的人,绝对不可能做出出格的事。陆宗年做的,一定是伤天害理的事!并且,一定不是小姐的亲人!她了解陆菲然是什么样的人,自然也能猜出个所以然了。

    “你说什么?陆若然?”

    “嗯!”

    慕云景和慕云浩对视一眼,若有所思,说了一声就匆匆离开了。留下银锁一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莫思言斜坐在椅子上,轻轻地敲打着桌子,询问着面前的人:“事情办的如何了?”

    “不会看出任何痕迹!”

    他冷笑了笑,眼神中的杀意更浓:“陆宗年,临死还做了件好事!哼,他倒很可以,没有辜负你对他的栽培!”

    “嗯,所以也要看你,会不会辜负我的栽培了!”

    “呵呵!”

    “莫思言,别忘了,是我让你活下来的!”

    “嗯,所以?”

    “如果让人知道,你根本就不是司凌寒,你猜会怎样?”

    “我说了,我就是司凌寒!”

    “真正的司凌寒不是死在你手里了么?”

    “司卿云,你威胁我?”

    “谈不上威胁,毕竟,牛笔难掌控了!”

    莫思言的眼神更加寒冷,好像下一秒就会冰天雪地一般。司卿云,是司卿凡的亲弟弟,呵呵,不过这个弟弟有些特殊,他是被克隆的!被司家留着给司卿凡当血袋的,只因司卿凡血型特殊,所以才有了他。他有自己的意识,是个真真正正的人!司卿云很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司家要这么区别的对待!索性,他逃了出来,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他想要报复,越乱越好,越乱,他就越兴奋!当年的真相他都知道,司凌寒刚开始被送走时他一直没办法接近,直到司凌寒去执行任务他才能得手。让他失忆,然后用谎话敷衍他,呵,完美的武器就诞生了!

    “司卿云,你威胁不到我,也动不了我,你就只能说说而已,现在一切都掌握在我手里,我想让你死,你就必须死!”

    “怎么?还想忘恩负义?”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的记忆做了什么,我现在,只是做我想做的事而已!事实上,我早已经不在你的控制范围内了,或者说,你从来没有成功控制住我!”

    “你……你竟然都知道!”

    “真是可惜了这一张好脸了,我的司大市长!不明白以你这智商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还有,我觉得那克隆技术需要加强,身体复制的时候,也要带着脑子一起!”

    “那这么说来,我和你爹还留着一样的血,我也算你半个爹了!”

    “呵呵,你也配?”莫思言从怀里掏出一把枪,直指司卿云的脑门:“我现在就想告诉你,别轻举妄动!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不是,你这叫过河拆桥你知道吗?你小子忘恩负义!”

    “嗯,所以呢?所以你能怎么样?”一只手扣动扳机,莫思言很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那,既然你都知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还一直留着我?”司卿云有些心惊胆战,他真害怕枪会走火。

    “杀你?太便宜你了!你的血型这么特殊,凤羌还想多研究研究呢,怎么能杀你?”

    “你就因为这个不杀我?”

    “不然呢?”

    “……”这理由也未必太简单了点吧?

    “行了,你滚吧!看到你就想杀了你!”真是玷污了他的好心情!

    这一切,都掌握在他莫思言手里,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或事能够脱离他的控制!他也绝对不会允许!

    看着烦人的苍蝇终于离开,莫思言揉了揉眉心,开口道:“何迷!”

    “老大,有什么吩咐?”

    “然儿这几天怎么样了?”这几天他一直在公司处理这处理那,几乎把半年的工作都做完了,所以也没时间去看小然儿。

    “……这……”何迷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陆菲然越来越反常,进步是挺快的,原来一个都打不过,现在是能打过了,但都往死里打,脸上面无表情,就像第二个死神一样!他的那些弟兄受伤惨重,一个个都来找他抱怨,他也快烦死了。

    “说!”莫思言冷声吐出来这一个字,自己的左右手什么时候这么蠢了?不知道他最没有耐心吗?不知道他最讨厌别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吗?教给的规矩恐怕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何迷话刚说完,莫思言暗想不妙,以为陆菲然受了伤,赶快跑到地下室去,呵,打伤他家然儿的,他一定会加倍打回去!然而看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景象,他家小然儿不但没有受伤,竟然还把一群人直接打趴下!这样的进步,不得不说,简直神了!

    “然儿……”

    “莫思言,我觉得用不了一年了,我已经想通了。”陆菲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倒让莫思言很是震撼。那眼神中,没有了往日的清澈,没有了往日的单纯,取而代之的,只有无尽的冷漠和无神!

    “小然儿!你……”

    “我怎么了?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称号我都想好了,就叫冷血吧。”她想通了,是真的想通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感情?哪里有什么单纯?被金钱利益环抱着的社会,内部早就已经腐败不堪!人与人之间的利用不过是小事而已,没有人会去在意你真实的想法!这个世界更看重的,是实力!只要你实力足够强大,只要你足够有权有势,足够有钱,那么你就是王者!就没人能动得了你,也没人敢去动你!莫思言不也是这样的吗?所有人都一样,都一样……

    “嗯,所以我很(不)满意!”满意个鬼啊满意!他家原来的小然儿多么讨喜啊!其实,莫思言心里还是害怕的,他怕陆菲然对他的感情,也会随之散去!不可以!他还没有放手,怎么能被放手呢?

    “我觉得我可以执行点任务了,你说吧,让我去干什么?”陆菲然挽起散着的长发,扎成了马尾,整个人,冷得就像冬日里的寒冰。周围的人不禁打了个哆嗦:真要命,本来有一个这样的老大就够受的了,现在竟然来了一对,这还一边撒狗粮虐单身狗一边冻死人不偿命么?天呢!他们太难了!

    “武顺快回来了,让他带你去吧!”莫思言说完,头也不回地直接离开了。明明是他所希望的,就是希望陆菲然能够看透一切成为现在的样子,为什么现在有些后悔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假面恶魔别太拽》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