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逼婚?

    厄源,那可是在我的身上,这可让他们如何是好?

    最后,实在没办法,一身正气的老爹站了出来,说厄源既然在儿子身上,那么他这个当爹的应该也具备条件,于是,老爹就这么义无反顾的上了。

    事实证明,我们这一家人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之前三叔等人始终无法开启的封印,换我老爹之后,竟然真的开启了。

    备用封印开启,地眼重新封禁,一切恢复正常,这也不过只是几个小时前刚发生的事情。因为之前的原始封印本就有些破损了,老爹重启备用封印后,地眼更加稳固,锁妖湖里的幽灵船还有禁锢船只的空间也都消失不见了。

    听完三叔的叙述,一切就全对上了,几个小时前,锁妖湖的异象突然消失,想来那便是老爹启动了备用封印,所以异象才全都消失了。

    听到这里,我的疑问基本上都得到了解答,然而还有一个让我始终不安的问题,三叔却是一直没有提到,那就是我老爹上哪去了?他不是已经被三叔救出来了么?为什么不在船上?

    我有些不安的将这最后的问题问了出来,三叔僵硬的表情顿时让我更加心慌了。

    “三叔,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三叔的表情有些复杂,既有自责,也有懊悔,他叹了口气说道:“小逸,三叔对不住你,我们在离开那座山谷的时候,遭到了天巫教的暗算,二哥他……被劫走了。”

    “什么?”我一下捏紧了拳头,心里的怒火顿时有些压制不住。

    “天巫教先我们半天离开,谁也没想到他们不但没走,反而会留在出口偷袭我们,当时我们封印了地眼,一时大意……”

    “天巫教,又是天巫教……”我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猛地看向了洛依,险些将怒火全部发在了他的身上,然而转念一想,劫走我老爹的是右-派,和洛依并没有关系,我这才强压下满腔的怒火,在心里记下了这笔账。

    我并没有怪三叔的意思,而且这本来就不该怨他,为了救我老爹,三叔这一次险些搭上了性命,而且还损失了这么多人手,他已经尽力了。

    如今再说这些都是徒劳,想想该怎样离开才是正途。三叔告诉我,说这条千年鱼魅是此地所有鲛鱼的祖先,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的,为今之计,只能期望真武道人能够打败她。

    听了三叔这番话,我在知道原来那就是真武道人,之前听王箫一和阳叔谋两位道长提起过他,听说他来自武当,道号真武,其声名不下茅山三老,甚至堪比宗师。之前我还觉得这人有些名不副实,我可是见过玉虚真人和玉清真人的,这二人的手段都比他强多了,至少在鲛人面前不会如此狼狈,可现在看来,这人几乎都快赶上我见过的羽化仙人严无道了。

    三叔听了我的说法后,淡淡一笑:“大侄子你这说法也不能说不对,要是放在以前,真武道长虽然厉害,倒也确实不如茅山大宗师,可现在嘛,还真有些不好说。”

    见我一脸不解,三叔便继续解释道:“小逸你有所不知,在那个神秘的空间里,我们在爆发的地眼附近,发现了一团奇异的泥土。”

    “泥土?什么泥土?”我问。

    三叔说:“那是一种灰色的泥土,有一种很古怪的味道,嗯,怎么说呢……”三叔说到这里的时候,皱眉想了想,似乎在组织合适的形容语言:“那味道很刺鼻,像是腐朽的气息……”

    不等三叔继续说下去,我猛地打断了他的话:“三叔,你说的,是这种泥土么?”

    说着,我从背包里翻出了之前老桂转交给我的那包泥土,将之打开,顿时,一股刺鼻的腐朽气味弥漫开来,正躺在船舱里休息的老龟立即破口大骂:“干李良,是哪个混蛋让大爷闻到了这该死的味道,给老子出来!”

    我没理会它,看向了三叔,此时的三叔也是满脸震惊,一把接过我手中的泥土,仔细看了看后,他也取出了一个密制的防水袋,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他刚一打开,顿时一股更为浓郁的刺鼻气息飘了出来。

    “果然是同一种泥土!”三叔满脸凝重之色,突然盯着我问道:“这你上哪弄的?”

    我没有隐瞒,将老桂转交泥土给我的事情说了,三叔的表情顿时更加凝重了。

    “大侄子,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现在的真武道长和茅山宗师对上,谁胜谁负难以预料?”

    我摇头表示不解,三叔继续说道:“那是因为真武道人刚刚突破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实力有了质的飞跃,所以我才说他现在和茅山宗师相比孰强孰弱犹未可知!”

    我一奇,想到三叔不可能没来由的说起此事,于是马上想到了那灰色的泥土。

    “三叔,真武道人,该不会是因为这泥土才突破的吧?”

    三叔看了看我,点了点头,我顿时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不起眼的破泥土竟还有如此牛逼的功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除了这些,我家里还有一大盒子呢,这要是遍访神州各大名山大派,专门兜售此种泥土,岂不是要赚翻了?

    我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三叔将我那包泥土还给我,同时将他自己那包也收好,嘱咐我一定要小心保管,这东西绝对不同寻常,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

    我点了点头,刚想说话,船舱里突然传来了道士十分淫-荡的哼哼声。

    “啊,哦,好舒服,无量天尊,道爷终是没死成,嘿嘿,百灵,你这按摩手法可真好,我这伤都感觉不到疼了……”

    听见道士的声音,我心中一喜,急忙上前看他。

    看到我后,道士吓了一跳,猛地向后缩了缩,指着我的鼻子哆嗦着说道:“你…你你别过来啊,道爷这次可不会放水了……”

    看着道士那害怕的模样,我有些苦笑不得,对他说我已经恢复正常了,让他不用担心。许是对我有了心理阴影,道士直盯着我打量了好几秒,这才破口大骂道:“好你个记者,老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干趴下,你小子给我记着,道爷总有一天要找回这场子。”

    说话间,医生也醒了过来,我顿时喜出望外,我就怕他俩出事,现在两人都已经醒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也不知是百灵姐的医术厉害,还是这两人的恢复力惊人,他们刚醒没多久,吃了点东西,感觉已经像没事人一样了。

    他们两人都是刚醒,对我身边有些怕人的人鱼公主十分好奇,道士凑到我身边,捅了捅-我,一脸暧昧的问:“我说,记者你不错嘛,来,跟道爷说说,你是怎么把人家拐带来的?你他娘-的不会是想将她带回去当老婆吧?”

    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他妈-的少放臭屁,老子可没你那么龌龊。她帮过我,然后一直跟在身后,我也没辙,我打算趁现在送她回那个鲛人聚集的峡谷。”

    闻言,道士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然后一脸的痛心疾首:“哎呀,不是道爷说你,你小子就是缺根筋,这么可人的小宝贝,你怎么舍得扔这里,而且人家明显是看上你了,不然也不会追着你不敢,你这么做岂不是伤了人家的心了?要道爷说,你就别整那脱-裤子放屁的事了,直接把她带回去,偷偷养在家里,就当养了个小情人吧,你也不吃亏。”

    我真是被道士这番话给气乐了,懒得再跟他废话,找到三叔刚想和他说送人鱼公主回峡谷的事,突然,黑雾当中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紧接着一道人影从黑雾里飞了出来,径直跌落在了船上。

    是真武道人,船上的人急忙围上前去,但见这白须青袍老道满脸的黑气弥漫,脸色也有些发青,就好像中了某种剧毒一般,堪堪能稳住身体。

    三叔见状,急忙搀住了他:“真人,您不要紧吧?”

    真武道人身体有些颤抖,盘膝坐到了甲板上,提掌运气,很快,他脸上的黑气消散了一些,但脸上依旧一片青黑。

    真武道人脸色难看的看向了天空中蔓延而下的黑雾,还有黑雾里那越来越靠近我们的鱼魅,开口说道:“好厉害的妖魅,好可怕的道行,贫道不是她的对手。”

    听他这么说,船上所有的人脸色一下就都变了,连真武道人也不是她的对手,那我们岂不是全无生理了?

    就在我内心忐忑之际,鱼魅已经来到了船只近前,整艘船都被黑雾包裹,无数的头发封锁住了所有的方向,看这架势,这老妖婆是真不打算放我们离开了。

    三叔在这时候站了出来,脸色凝重的朝那鱼魅一拱手,然后语气谦恭的说道:“前辈修为高深,我等拜服,但我们与前辈素昧平生,又无怨仇,还望前辈高抬贵手,放我等离去,晚辈必将俯首拜谢!”

    鱼魅还是那副老样子,耐心的听着三叔的话,脸上毫无表情,我一看,顿时叹了口气,知道三叔这是在对牛弹琴,说软话要是有用,我早就已经跑了,哪能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果然,等三叔的话说完后,鱼魅的脸上方才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你说我们无怨仇?”

    说着,她冷笑一声,一抬手指向了躲在三叔背后的我:“这个小家伙,两把火烧死了我多少族人,你说无怨仇?”

    三叔的脸色一变,刚想辩解,鱼魅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又指向了船上我们一行的其他人:“他、他、还有她,这几个人身上至今还有我族人尸油的气息,你说无怨仇?”

    “还有她!”鱼魅话语中的讥讽意味越来越浓,紧接着,她又指向了躲在我身后的人鱼公主,脸上讥讽的笑容骤然一变,变成了无穷的怒火和滔天的杀意,她语气冰冷的继续说道:“你们不止杀了我这么多的族人,还想抓走我唯一的孙儿,这叫无怨仇?”

    最后出口的一句话,已经不再是质问,鱼魅喊出的巨大音波几乎将我们的耳膜撕裂,甚至使得湖面也剧烈震荡了起来。

    三叔脸色发白,可还是挡在我面前,语气决绝的说道:“对于前辈说的这些,晚辈不想辩解,但有一点您错了,这个小家伙不是我们抓上船的,而是她自己黏着我家大侄子,非要跟上船的,刚才我这大侄子还和我商量把她送回峡谷,我们怎么可能抓她呢?”

    鱼魅脸上的讥讽之意更浓,厉声说道:“你还想撒谎?”

    “晚辈没有说谎,前辈若是不信,大可亲自问问这小家伙!”

    说罢,三叔将我让了出来,鱼魅森然的目光一下便落到了我身上,顿时让我身体一寒。人鱼还是偷偷的躲在我身后,紧紧的揪着我的衣服,但她如何能躲过鱼魅的眼睛,突然,鱼魅一招手,数道头发冲上了甲板,将躲在我身后的娇小身影给拉了出来。

    人鱼公主一脸的委屈,非常不高兴的看向了鱼魅,发出了一阵类似海豚鸣叫的空灵声音,而那鱼魅也以同样的声音回应,看来两者正在交谈。

    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眼下的我们根本没有抗衡鱼魅的资本,如果人鱼公主不能劝服她,今天我们谁也无法离开此地。

    我听不懂人鱼之间的语言,但从她们不断变化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们争论得很激烈,鱼魅的脸色一阵一阵的变化,而人鱼公主的表情却始终很坚定,最奇怪的是,她们边交谈,还边不时的看我,搞得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们交谈了一阵,最终在人鱼公主的坚持下,鱼魅似乎妥协了,因为我看到鱼魅的脸上满是无奈和溺爱,看得出,她十分喜爱自己的这个孙女。

    交谈结束,人鱼很欢喜,开心的拉起我的手,我满脑子疑惑,不知道她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竟会使得人鱼公主如此开心,正在这时候,就听鱼魅说话了。

    “哎,罢了,看在卿儿的份上,我放你们离开!”鱼魅的语气显得十分无奈,当听到她说放我们离开,我差点就乐疯了,下意识抱住了人鱼公主,心中的感激真无以言表。

    “嗯,看来你也是喜欢卿儿的,这样最好,虽然老身并不赞成异族通婚,但卿儿的体内毕竟也有一半人类血统,罢了罢了,留下他,你们走吧!”

    说着,鱼魅指了指我!

    我们都被鱼魅这番话给说懵了,怎么回事,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三叔紧皱着眉头问道:“前辈,你这是何意?”

    鱼魅瞥了我们一眼,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怎么,听不懂?卿儿喜欢你家侄子,我看你家侄子也有这个意思,老身可以放了你们,但条件是你这侄子得留下,和卿儿成婚!”

    我惊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这老太婆也太能扯了吧,这不是瞎搞么,让我和人鱼结婚,这尼玛脑洞也忒大了吧!

    我满脑门子黑线,船上的其余人也惊得够呛,特别是道士,那一双贼眼珠都快瞪出眼眶了,“无量你个大粑粑,道爷不过就那么一说,还真给说中了,我擦,记者,你这单要是成了,那可真是名扬天下了,想当年许仙不过讨了条蛇当老婆,就火了这么多年,你小子讨一条人鱼,那可真是千古人鱼恋,光辉照古今啊!”

    我脸色难看的瞪了道士一眼,对人鱼公主说道:“你叫卿儿?真好听的名字,可是我真的不能留在这,一来我们不是同类,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二来我们之间并没有感情,就算真绑在一起,也不可能幸福,所以,真的很抱歉。”

    卿儿偏着头,一脸纯真的看着,也不知听没听懂我的话。

    这时候三叔也待不住了,只得继续和鱼魅沟通:“前辈,您孙女是人鱼,我侄子是人类,他们怎么能在一起呢?您别开玩笑了!”

    对三叔的话,鱼魅一脸的不以为然:“谁和你开玩笑了,哪个说人类和人鱼不能在一起?卿儿的父亲,那个负心汉,不就是你们人类么?废话少说,你答是不答应,要答应,老身立即放你们离开,若是不答应,今天谁也甭想离开。”

    三叔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船上这些幸存的人,叹了口气,对鱼魅说道:“前辈,小逸是我张家的独苗,至关重要,我不能让他留在这里,如果您真想让他们通婚,不如我们各自退一步,让他们在此地成婚,但小逸还得和我们一同离开,或者让卿儿随我们一起离开,您看如何?”

    “三叔,你怎么能……”

    我气急,刚想说话,就被三叔摆手打断。

    “你想带走我唯一的孙儿?”鱼魅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她看向我,继续问道:“你呢,你愿不愿意留下来,或者,你和他一样,也想带走卿儿?”

    我想了想,顿时明白了三叔的用意,他这是想先稳住鱼魅,争取逃离此地,然后再来解决卿儿的问题。

    想清楚了这点,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对不起单纯的卿儿,可我还是点了点头:“没错,我和三叔的想法一样,我不可能留在这里!”

    鱼魅忽然笑了,只是那笑容冷得像寒冰。

    “人类,果真没一个好东西,贪婪成性,见利忘义,好色无耻,千百年来,你们无情的杀戮我族,就为了炼制烛油,几乎将我鲛鱼一族灭绝。

    千年前,老身历经艰辛,带着仅存的一支族人来到此地,本以为从此能与世隔绝,保存我族的希望,可是,你们又来了。那个姓箫的负心贼道,骗了老身唯一的骨血,抛弃妻女,害得老身唯一的爱女从此走失,现现在你们又想骗走老身最后的亲人,哈哈哈……”

    鱼魅说到这,忽然狂笑了起来,她指向了我,眼神冰冷,一个字一顿的说道:“你和那姓箫的贼道都是一类人,负心之人,当诛,今天你留也得,不留,也得留!”

    话音刚落,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鱼魅突然卷起了卿儿,同时巨大的鱼尾凌空一摆,将我们的船拦腰拍得粉碎。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前一秒还在叙说故事的鱼魅会突然翻脸出手,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连同船只一起被拍进了水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禁地密码》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