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回访建宁府

    这样的一个大人物回到了建宁,那一定是轰动的大事情。建宁府外,知府李道同更是带着一众府中的官员列队等候着。

    对李道同其人,杨晨东的印像还算是不错,正是因此这才给了面子,亲自下了车,与其寒暄了好一阵,随后杨晨东便以舟马劳累为由婉拒了对方要给自己接风之举,一行马队直入杨宅之中。

    杨家老宅也因为杨晨东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老管家杨海更是人前屋后的忙呼着,这里也将是他颐养天年之地,趁着四少爷和六少爷都在,应该置办的东西那是一样都不少的。

    四少爷杨阳到了建宁府后,先是与六弟杨晨东一起祭拜了祖庙。随后无聊的他就在各个酒楼甚至烟花之地游荡着。打着忠胆公的名号,倒是做起什么事情来都方便了许多。

    相比之下,板晨东到了老宅之后就沉寂了下来,便是平时街道上都少会去。但这并不代表他真的对外界发生的事情全不知晓,相反很多事情都在他的控制和掌握之中。

    譬如说此时放在他桌前的那一份安全局送上来的报告,就清晰的记录了刚刚发生在京师的事情。

    杨善做为英宗皇帝的代表,来到了北明的京师,只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他并没有丝毫指责代宗皇帝朱祁钰的意思,相反还说他此来实是为了表示友好和承认北明代宗皇帝的合法性。

    事件一出,自然是满朝皆惊,代宗朱祁钰更是喜不自胜,亲自宴请了杨善,表达着他的善意。

    宴会之上,杨善甚至还拿出了一道文书,上面盖有着他做为英宗代表的印章,郑重递达国书之时,又说道不管是南明还是北明,其实大家都是一家人。如今南明的南方有战乱,还是需要兄弟多帮衬才行,这便借机提出要借忠胆公杨晨东一用的事情。

    得到了南明的承认,朱祁钰心下大喜,对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要求他又怎么能不答应呢。如此杨晨东可替南明效力的事情便算是板上钉钉了。而做完这一切的杨善又以英宗皇帝急等消息为由提出离开。仅是在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便出城而去。

    杨善到底去了哪里无人知晓,只有来往的巡逻官兵看到了一队马车被抢过的痕迹,从其中还找到了盖有代宗皇帝朱祁钰大印的文书,上面就杨晨东可以为南明出力之事做出了肯定般的答复。

    杨善怎么会消失不见?这一切自然是杨晨东的手笔。

    不仅是杨善不见了,便是在南明京都的杨善家人也一并消失不见。在英宗朱祁镇得到了消息,说是杨善竟然代表他承认了北明存在的合法性,当即气的掀翻了龙案,随后锦衣卫便出皇宫而去,来到了杨府中要捉拿人犯。

    可惜的是,杨府中的确是有人,但不过是几天前来这里演戏的戏子罢了。就见他们一个个被绑在院子里,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此时锦衣卫方才知道,杨家人已经先一步逃了出去。

    负责带队的锦衣卫百户把事情上报给了指挥使门达。深知英宗性命的门达生怕会受到连累,便将那些戏子通通杀掉,对上谎报说杨善的家人因拒捕反抗,尽数被杀。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这其中主要出力的就是徐有贞,他是接到了杨晨东的密信之后一步步将事情做下的。比如说说服杨善的事情就是以他为主。

    正逢杨善心灰意冷之时,加上徐有贞可以保证他家人的安全,索性他也就豁了出去,按着计划代表着英宗承认了南明的存在,如此得以活命离开。此时正被安全局的人安排着前往赤嵌城与家人汇合呢。

    杨善是一个能人,只是因为心中守着底线,不肯与有些人同流合污罢了。这样的能臣更是杨系所需要的。这一次刘德想要排挤他,却硬生生手将此人送到了自己的手中,也不知道得知一切真相后,刘德会如此的恼火与痛苦吧。

    将这些消息放到了一旁,杨晨东将身体缓缓的靠在了木椅之上。自从他上次在杭州府见到邝野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算算日子,想必对方应该快赶过来了吧。但就是不知道这一次请自己出手,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名份呢?

    正如杨晨东所想,就在当夜,邝野便已经来到了建宁府外。待好生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带着一众随从们入了城。先一步得到消息的知府李道同带人恭敬的侯立这里。同时心中也惊异于刚发生的一幕。

    他是昨天晚上就得到了消息,兵部尚书邝野要入建宁府中与忠胆公商量大事。这他便在第二天早起之后就派人去了杨宅,意思就是请杨晨东与自己一道亲自出城迎接邝尚书。

    人是派出去了,可很快就又赶了回来,还带回来让这位知府大人震惊不已的消息,那便是杨晨东亲口说的,会在杨宅中扫榻而待。

    天呀,这可是一部尚书,在朝廷撤去了内阁之后,便是最为大权再握的一批人。可这位忠胆公似乎依然是不放在眼中的,他到底倚仗的是什么?

    带着小心翼翼与紧张而忐忑的心情,李道同见到了风尘仆仆赶来的兵部尚书邝野。

    “忠胆公在哪里?”邝野见到了前来迎接自己的众人之后便出声询问着,眼中近是焦急之意。

    此话一问,李道同的心中就直是打鼓。看看,人家这是在怪罪呢。他原本想随便的扯一个谎,比如说忠胆公正在来的路上,可面对着这位年纪颇大,一身威武气息的兵部尚书,他却没有胆量撒谎,当下便实言说道:“邝...邝尚书,忠胆公说他在杨宅中扫榻而待。”

    说出这些话后,李道同感觉到浑身的力气在这一刻似乎都被抽干了一般。接着他就准备好承受雷霆之怒了。

    但不曾想,听闻消息的邝野没有丁点生气的样子,反而还道:“即是如此,你们也不必陪着老夫了,各自去忙便是。关鹰,我们直接去杨家老宅。”

    邝野没有生气,李道同吃惊之余更是清楚了这位忠胆公的份量。连忙便是前头带路的一直朝着城内杨家老宅而去。

    虽然说杨晨东没有亲自出迎,但老宅中却是早就做了安排。甚至还派出了自己的四哥杨阳亲自去了三条街外迎接着。这般的礼数之下,邝野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如果说对于杨晨东没有出迎自己,他一点都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考虑到人家可是有公爵之人,又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加上这一回是有求而来,些许礼数就不必太过计较了吧。

    见到了出三条街外迎接的杨阳,邝野知道杨晨东就在杨家老宅中的祠堂之处,这便在进入杨宅后就挥退了所有人,只留着杨阳引路,来到了杨家祠堂。

    一入祠堂,就可以看到换了一身白衣的杨晨东正跪倒在蒲团之上,他的正上方,正是写有着杨荣之名的牌位。

    邝野看到牌位之后,当下便抱拳行礼,躬身三下方才事毕。此时杨晨东已经转过了身来,“邝尚书前来看望家父,若是泉下有知的话,当欣慰矣。”

    “唉,杨少师亦是老夫平生敬佩之人,今天即事逢其会,当是要行礼的。”邝野一脸坦然的说着。

    “说起来,邝大人还是第一位来此祭奠我父的大臣呢。好,且待本国公收拾一下,还要麻烦邝尚书在前厅稍候。”杨晨东的嘴角上带起了一丝的弧线。

    杨晨东转身就走了,留下了邝野站在于其地,一脸的思索表情。他是第一位来此的大臣,难道这是他在暗示什么吗?

    杨晨东当然是要暗示。想家父杨荣身为三家之一,在世时是何等的风光无限。可竟然最后死于归家的途中,随后·进入杨家祠堂之后又并无什么人前来吊唁。这便是世事,人走茶凉之世事了。

    这并非是杨晨东想要看到的冷血一幕。即然是为国家做过贡献之人,当随时受国家之香火才是。就像是在赤嵌城竖立的起的那英雄纪念碑,便是一种可以怀念有功之臣的一种做法。以后他还会建造大型的陵园,不仅是杨家之人,便是对国家做过大贡献的人死都都可以安葬在那里,享受着子孙后代的香火供奉。

    当然,选在祠堂相见,还有一个主要的目的,便是杨晨东要看看邝野对家父的态度,如果他只是抱拳敷衍一礼的话,那如此不念旧情之人便很难是可交之辈,如此一来的话,他以后与对方接触的时候也当谨守底线。如今来看,人家表现的很不错,杨晨东都忍不住要生出招揽之心。

    自然,这所谓的招揽之心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邝野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思维也有些古板,想要说服的话可不是一件易事。且他一生服务于大明,心里怕一时半会转不过弯来,即是如此,倒不如让他好好当一个忠臣良将罢了。如果有机会,保此人不死便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带着军需来大明》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