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纯子买大炮

    妻以夫为天,当时的大明情况十分的普遍,更不要说钱皇后一直深爱着朱祁镇,对方忧虑,她也只会更加的忧虑。

    “皇后,皇上天资聪颖,您就不必过余的担忧了。”一名年纪并不是很大,但谈吐不凡的太监正站立于钱皇后的一侧,小心的说着话。他便是曾受恩于杨晨东,后来受命跟着钱皇后一起出了京师的太监牟木。

    土木之变前,牟木已经在后宫中颇有些地位。朱祁镇生死未卜,太监总管王振死于乱军之中,他这位被王振提拔起来的宦官也受到了连累,直到拿出了大部分家财之后这才保下了一条命而已。直到杨晨东回到了京师,一切情况才变得好了起来。

    后来更是奉杨晨东之后接近钱皇后,最终来到了南京,看着朱祁镇成为了南帝,他也因此而成为了钱皇后身边最信任的太监,便是在朱祁镇心中也算有些地位的。

    眼看着主子钱皇后心情郁闷,牟木就尝试着小心开脱。

    “哎,皇上命数不好,自来到了南京城之后就一直想要做中兴之主,只是奈何事有不顺,本宫每每见此,便也心下难安。总是想做一些什么,奈何见识短浅,只能努力处理好后宫之事,尽量不让皇上操心便是了。”钱皇后摇了摇头,一幅怒自己不争之态。

    说起来,钱皇后这个人的确很爱朱祁镇,历史中她用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自己的男人,也落了一个悲惨的下场。这一世因为杨晨东的出现,她倒并不用过的那么委屈,但想来因为太过深爱了一些,朱祁镇不悦她又如何欢喜的起来呢?

    眼见钱皇后心情不好,一旁的牟木眨了眨眼睛,随后小声的言道:“皇后娘娘,其实南疆的问题倒也并非多难,只需大军雷霆而下,直接扫去就是。”

    “扫去?”钱皇后十分的信任牟木,便也没有因为对方的自大之言而生气,只是在听后摇了摇头,“本宫虽然不知什么政事,但确也听说,那朱徽?Т耸闭?诹?底湃倏滴髌胶钽灞螅?辞?????硪怨仓翁煜轮???涫朴?⒌那看罅恕

    有关荣康西平侯沐斌,即是沐府之人。他们世居云南,一直在为大明抵抗着缅甸、老挝、越南之小国对大明的虎视眈眈,直到明末才亡。而正逢大明中期之时,还是颇具一些实力的。倘若是他与朱徽?Ш献鳎?抟删腿缫患侵卮赴阍蚁蛑炱铑冢?厦髡?蔚闭姹闶俏O樟恕

    牟木做为后宫太监之首,仅次于得宠于朱祁镇的曹吉祥有限几人之下,这种事情他自然也是清楚的。听到钱皇后如此说来,便笑了笑,“皇后不必担心,沐家的忠心是没有问题的,他是不会与朱徽?д庋?姆丛糇咴谝黄稹!

    “是,这一点皇上也说了,本宫也知晓。但听说那里也不太平,几个小国正蠢蠢欲动,荣康西平侯能压住他们也实属不易了,是无法出兵助皇上平叛的。”钱皇后先是点了点头,似乎为沐斌无力出兵而叹,但跟着又摇了摇头,想到眼下的局势并不如人意,又有些难过了。

    “即然荣康西平侯无法出兵,何不请忠胆公相助呢?”似乎是有感而发一般,牟木张口而言着。但在说完这些之后,连忙闭紧了嘴巴,接下来确是双膝都跪到了地上,“皇上,臣失言。”

    “嗯?”面对着牟木的表现,钱皇后先是一愣,接着脑海中似是闪过了什么,“等等,你刚才说的什么?”

    “臣...失言,还请皇后治罪。”牟木这一刻确是将头深深的低了下来,一幅做错了事情的样子。

    按说牟木之举的确是过份了。国家大事岂是他一个太监能够随时妄言的呢?之前王振慑政之事余波未尽,凭着他刚才之言,便是一定要定罪的话也并未过份。

    钱皇后确想的没有那么多,她心中只是在为朱祁镇考虑,对于牟木的无心之言并没有追究之意,相反忠胆公的名号一出,她脑海中闪过了那个将自己救出于皇宫的年轻人。不知为何,竟然原本处于灰暗的心中似看到了一片的光明。

    “他...他可以吗?”钱皇后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问着眼前的牟木。

    牟木原本头正低着,但眼睛正在不断的转动。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正是杨晨东安排在朱祁镇身边的一个内应。这边发生了大事时,以确保可以第一时间获得准确的资料。

    这一次,少有主动联系他的安全局更是直接找到了他,说出六少爷正在准备南下之事,让他于中策应,寻找掌兵机会。

    接了差事就要做事,原本牟木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借着朱徽?У氖虑椋??阊傲苏飧鐾黄瓶诙?础Q奂??屎笏坪跤行┮舛??毕卤闶宰判⌒牡幕卮鹱牛?盎屎竽锬铮?伎从Ω檬强梢缘陌伞1暇沟背趸噬嫌心咽保??墒浅隽舜罅ζ?模?衷诒?叶?穑?绻?业ü?衫吹幕埃?氡匚侍庾圆换崽?螅??捎凶啪?裰?颇亍!

    “军神?不错,本宫也听说过,只是他现在正在北方京师,会来这里帮皇上吗?”钱皇后有些不确定的问着。

    “会不会总要试试的,怎么说他是大明的臣子,大明的忠胆公,如今北方瓦剌已经兵退多时,想必忠胆公留在那里也不会起到更大的作用吧。”牟木依然是小心翼翼的说着,只是语速已经越来越快,思维也越发的敏捷起来。

    “不错,可以试试的。”钱皇后喃喃自语着,尔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就站起了身子,这一刻与刚才一脸无奈之色完全不同,就像是突然找到了什么好办法一般,她要见皇上。

    ......

    杨家书院。

    经历了炮轰黑井街事情之后,这里的学生们学习热情更加的高涨。

    事实告诉大家,他们所学的将是现在社会中最先进的东西。想着用山长所说的科学可以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可以给出如此的杀伤之力,大家的学习便不在用人去督促,都变得主动了起来。

    纯子因为身份的原因,又是一个女孩子,并没有得到前往黑井街外观摩的机会。但从其它同学的口中,还是知道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尽管同学们说起那炮火连天时的样子形容的并不一样,但有一条想必是不会错的,那就是这火炮的威力当真是厉害无穷,可以杀人如草芥一般。

    想着如果这样的东西可以为父皇所用,那日本的局势便可能会明朗,父皇将不在会是傀儡,会真正的握有实权,然后带着日本国进入高速发展的阶断。

    心中有了这般的想法之后,纯子便无法在镇定下来。她开始将主意打到了杨晨东的身上。

    纯子的汉语勉强过关,在学习上自然无法与大明的这些学生们相比。毕竟基础并不扎实,但好在她还有捷径可走,那就是直接找到拥有这先进火炮的所有人杨晨东。

    有了想法,又把可以给出的好处想了一遍遍后的纯子,眼见授完课正要离开的杨晨东,便一路小跑的追了上去。

    手中拿着课本的杨晨东感受到身后纯子的追来,脚步不由放缓了一些。“山长,山长等一下。”

    脚步微停,杨晨东回头望了一眼,脸带着淡然的笑意,“纯子呀,何事如此着急?”

    “山长,不!忠胆公,我有事情要与你商量。”纯子想着要谈及正事的时候,还是不要以学生与老师间的关系去谈才是。

    “哦?”眼见纯子说的是如此正式,杨晨东微一点头道:“那我们边走边说吧。”

    学院通向杨家庄内院的道理,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在夕阳余辉的照耀之下缓缓而行。

    “忠胆公,我听说了炮轰黑井街的事情,我想买下那些火炮,出个价吧,不管多少银子我都可以想办法弄来的。”纯子的声音中带着极大的坚定之意说着。

    与杨晨东也不是认识一两天了,知道对方论事时并不喜欢拐弯抹角,索性她就直奔主题而言着。

    “买炮?”杨晨东听后神色间微有一愣,随后即摇了摇头,“不好意思,那火炮也是我借来的。”

    言下之意就是火炮非他之物。对这一点,纯子自然也是知道一些,知道这位大明忠胆公身后有强大雇佣军的影子,想必那些火炮应该就是那些雇佣军手中之物吧。

    可是明知道是如此,纯子还是把希望放在了杨晨东的身上,“忠胆公,纯子知道你与雇佣军的关系,那能不能商量他们,卖两门炮火给我,实在不行,一门也可以呀,要多少银子,都是可以商量的。”

    纯子想的是,将火炮运回到日本国去,然后炮轰将军府,就像是炮轰黑井街一般,将那里夷为平地,如此将军与幕僚都死于火炮之下,他手下的那些人将群龙无首,父皇即可趁机夺下实权了。而想做成这一切,也只有通过杨晨东去办了,这便脸上充满着希望说着。

    “多少银子都可以?”杨晨东装成了一幅非常好奇的样子问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带着军需来大明》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