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年轻人的冲动(下)

    正因为此,王思吃饭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去神仙居,而是去了档次低很多的飞天酒楼,为的就是体验一下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带给他的不同感受,可想不到的是,竟然在这里听到了俞元弼的一番高谈阔论,听到生气之处时,便忍不住出言反讥了。

    按着俞元弼所说,是有人踩到了日本国的尾巴,而这个人不用说只能是杨晨东了。是因为杨晨东收留了纯子,才引来了木村吉田的怒火,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而有人敢公开的以说自己先生不好,王思又岂能袖手旁观?

    虽然说论起年纪来,他还要大杨晨东一些,可在杨家书院中,杨六少爷以超出年龄的沉稳和学识早就征服了大家的心,所以学员都以学生自居。那学生又岂能任由别人去诋毁老师呢?更惶论说,俞元弼本质上还与杨晨东有仇。

    俞元弼,俞熊之兄长,同样也是刑部尚书俞士悦之孙。只是比起那个不争气,被斩的俞熊可是强多了。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刑部主事,正六品的官员了。

    这其中自然有祖父,这位当刑部尚书俞士悦的功劳,但俞元弼本人也的确够争气,表现不俗而致。

    都是权贵之后,又都是年轻的公子哥,理念不同,想法不同,一见面自然也就是火药味十足了。现在,俞元弼又在指责自己的老师,王思如果能咽下这口气才是怪事。

    王思这边出言指责,俞元弼看到之后,先是神色间变得十分难看,但很快就恢复到了正常,一脸浑笑的走了过来,“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王编修呀(王思以前的职务是翰林编修,正七品的官职),哦对了,听说你早已经不干了,现在又去当什么学生了,呵呵,还真是有出息呢,如果本公子没有记错的话,你比我只小一岁吧,怎么就越活越回去了呢?”

    俞元弼很明显的挖苦之声,落在了王思的耳中,他确是面色不变。在杨家书院学习了几个月,这养气的工夫可是学了一个七成,清楚什么时候应该生气,什么时候生气只会让对手生气。所以,在面对着俞元弼了发出的声音,并无理会之意,而是将话题纠正而回道:“俞元弼,本公子说你分析的不对,请不要叉开话题。”

    眼见王思并没有上当,还在咬着之前的话不放,俞元弼脸色即是一沉而道:“怎么的,嘴长在本公子的身上,我要怎么说话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倒是你,如今已非是官身,为何见到本少爷不拜呢?”

    “俞元弼,你少在这里臭美,本公子也是自考的秀才和举人,大明律法规定,我是不需要见官即跪的,你又是什么东西?敢让我下跪呢?”王思神色如常,他才不会被俞元弼的话给吓到。他的祖父可是当今的吏部尚书,主管官员之事,那什么样的大官没有见过,一个小小的正六品还真能吓唬到自己不成。

    “你...”被王思之言怼的没有话说的俞元弼神色是越发的难看着。余光注意到原本跟随自己的几位公子此刻都像是看像话一般的看着自己,越发的感觉到人家说的对,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了。

    极要面子的俞元弼自感如果不做一些什么的话,以后怕是会被人看清。想到自己的祖父是刑部尚书,前一阵子三弟俞熊因为惹事而被斩立诀,就曾让他气怒不已。如果今天自己在在这里丢了面子,回头老人家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生气呢。

    为了面子也好,为了在祖父面前争得到一个敢做大事的形像也罢,俞元弼突然就动起了怒意,依然着身材高过王思,双拳紧握着,一步步靠近而来,“王思,我们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你马上走出这里,我可以当你没有出现过。”

    “不可能,除非你认错,并亲自向忠胆公道歉,不然的话,我就不会离开,我还会把你的事情宣告于天下,让大家来评评理,到底你说错了什么样的话。”王思注意到俞元弼怒气冲冲的样子,只是他没有丝毫的害怕之意。杨家书院的日子可不是白混的,天天跑步锻炼身体让他比一般的公子哥拥有着更强健的体魄,他才不会怕同样是公子哥的俞元弼。

    “认错?王思,我发现几个月不见你,你别的本事没长,这自作聪明倒是有了长进。好,那我就让你看看,道歉和拳头哪一个更大。”说着话,俞元弼就动手了,挥舞着右拳砸向王思的身上。

    虽然说书院的学生并没有像冷锋那样拥有着高强度的训练,但身体强于普通人倒是真的。面对这并不是很快且并没有多少力量的一拳,原本王思是可以跳着躲开的。但他并没有这样去做?相反,还如被吓傻了一般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任由那一记拳头落到了自己的胸前,砸下时发出蓬的一声。

    一拳落下之后,王思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跟着脚步也就向后退了半步。

    俞元弼竟然主动的先动了手,这一幕惊到了那些看热闹的公子和少爷们。他们远远没有两人的背景,不管是吏部尚书还是刑部尚书,都远非是他们可以招惹的起的。一时间站在那里,都有些不知所措。是拉也不是,伸手帮忙也不敢。

    王思被一拳砸着后退了半步,但脸上并未显现什么痛苦之色,相反还非常镇定的说着,“大家都看到了,可是他先动的手,即然是这样,那就休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话落,那刚刚被打退了半步的王思突然向前进了半步,借着这半步之势,右臂伸出的同时将整个右肩膀都送了出去。

    腰部轻轻转动着,王思按着平时训练的时候,将全身的力量都注入到了右部的肩膀之中,随后一拳打出,打在了俞元弼那还未来得及退回的身体之上。

    一个用的是蛮力,一个用的是巧力和全身力量。

    都是打出了一拳,但高下立叛,仅仅是一拳之下,俞元弼例是忍不住脚步虚浮,一个趔趄,蹬蹬蹬身体失去了平衡一般的向后退去。

    得理不饶人的王思,眼见一拳起了效果,心下兴奋之余,是飞身跟了上去,通通又是两拳砸了出去。其中一拳还正中了俞元弼的鼻骨之上,当即一声骨折声响起,接着是鲜血直流。

    这一拳,痛的俞元弼是眼泪直流,在伸手一摸,摸到了鲜血的时候,脸色大变,忍不住的惊呼着,“啊!杀人了,杀人了!”

    根本就不是王思的对手,接连挨了三拳的俞元弼能做之事只是不断的逃跑着。边跑还边冲着那些看热闹的公子少爷们喊道:“你们就这样看着吗?如果我被打死在这里,你们都要吃官司的,难道不知道吗?”

    这一喊,才将众人的心神喊了回来。当下,所有人神色大变之余便开始向着王思围拢而来,看那样子,分明就是想要拦下他,让他住手。

    只是打的兴起的王思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收手了呢?

    几拳之下,发现自己在杨家书院中学的几手简单的格斗是如此的有效,王思哪里还会客气,心下大叹原来自己这么厉害的同时。眼见别人想要拦下自己,当即不顾其它,挥拳就砸了过去。

    这些人想要拦住自己,分明就是与俞元弼一伙的,这样的人,揍他们也不足惜。

    通通!

    又是几拳砸了出去,前来拉架的公子哥倒下了两位,其它人一看这王思是疯了啊,生怕弄出人命的他们也顾不得其它人了,疯涌而上,瞬间就将王思围了一个结实,接着抱腿的抱腿,拉手的拉手,拦腰的拦腰,好虎架不住群狼的王思很快就被制住了。

    已经跑到了飞天酒楼门口的俞元弼眼看着王思被制住,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又正好看到大街上有五城兵马司的兵勇在巡逻,当即是大声的喊着,“快来人呀,这里有人杀人了!”

    ......

    京师日本使团的驻院里。

    在一众身穿招牌迷彩服冷锋的护卫下,杨晨东出现在了这里。

    木村吉田早就接到了通知,他也很想会一会这位打败了瓦剌大军,又庇护了纯子,同时还弄的上一任大使青田由贵还在大明监牢中呆着的大明忠胆公,所以早早就在这里等候着了。

    当院门一开的时候,木村吉田还有意没有出去迎接,他就是想通这样的方式给杨晨东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自己不好惹,如此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就可以占到更多的主动权了。

    院门打开了,但并没有看到有木村吉田出来迎接,豪华马车中的杨晨东也就没有下车,而是用着很冷酷的声音对着车外的虎芒说道:“他们好大的架子,本国公出现了,也不知道出来相迎,即然如此的没有礼数,那就将大门拆了,我倒要看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是。”虎芒兴奋的答应着,随后向着身旁左右的冷锋说道:“拆,把大门拆了,如果人还不出来,把这个院子也给拆喽。”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带着军需来大明》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