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评书鼻祖

    如今皇上突然间问起了这件事情,让王振就是心头一惊。事情交给了自己后,英宗在没有问过,但谁知道人家是不是在关注呢?看着今日这阵仗,傻子都能看出来,以后的神仙居必然是日近斗金的存在,做为合作者,他一定赚的不会少了,那就算是为了自己,接下来也要保杨晨东的平安才是。如此来看,是需要提醒一下喜宁,何事不要做过了头,不然大家脸上都不会好看的。

    王振有些模棱两可的回答听在了英宗耳中,他便一笑道:“此女是这般的美貌,要说这位杨洗马也是因祸得福了,为此事挨上一刀也算是不冤了。”

    “是,是,皇上说的极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来正是如此了。”王振也是一边点着头一边哈着腰很配合的说着。

    下面的场台之上,随着舞女们都做站好了位置,做好了准备,一时间各种喜乐之声响起,一阵大家都没有听过的欢庆的前奏之后,雪娘子终于在此刻开嗓,高声唱道:“唉!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一原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

    “唉!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曲乐欢快而明亮,主题明显,寓意非常。此曲一出,但凡听到之人都不住的点着头,选这样的新曲为开场舞,实在是恰到好处。在加上那些舞女们配合的起舞,又给人以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和享受,的确是再应景不过了。

    雪娘子也是激动万分,这可是给皇上还有所有的王公大臣们表演呢?

    以前在百花堂的时候,这些人都因为碍于身份不能前来。当真是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可是现在,有了神仙居这个平台,大家在来到这里看她演出,不仅不会有丝毫丢了面子的感觉,相反还是荣耀所至。事情便是这样的神奇,经由六少之手后,还是一样的事情,确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和影响。

    激动的雪娘子卖力的演唱着,将这首歌曲唱出了喜庆的感觉,引得楼上楼下都是阵阵的叫好之声。一些个年轻臣子们看着高兴了,更是忘记了皇上就在不远之处,还直嚷嚷着要打赏。

    直到被一旁的同僚提醒,这才想起,这里是神仙居,并非是常去的花街,一时间一个个是冷汗直流,样子倒也有些可爱。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一曲终散。雪娘子向着楼上楼下的众大人们鞠躬答谢,退出了场台。很快就有两名身着黑色马夹的服务生将一个小方桌摆在了看台之上,上面还有一把扇子,一声醒目。

    这是要准备评书了。但当时的人们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评书也是清末明初才有的产物,一时间大家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要做些什么?往常所看的曲目中好像没有这样形势的吧。

    就在众人还未从好日子完全的回过神来,也不明白接下来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杨晨东一身黑色长袍大步走到了场台之上。

    杨晨东这一出现,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心中不由腹议着,“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是杨洗马也要像是戏子一般的表演节目吗?难道他可以如此的不顾忌身份?”

    人的观念是最不容易改变的,就算是见识到了神仙居的与众不同也一样是如此。对此,杨晨东早有准备,所以根本不去做任何的解释,而迈大步上台,站在那小桌之后,随后手一伸醒目就被拿在了手中,高高举起,猛力砸下,“砰!”一声惊响之后,将很多人的思绪给惊醒了。

    “今逢皇上、皇后还有百官前来恭贺神仙居开业。不才晨东为了表示感谢,特说书一段。其中对的,不对的,仁者见仁,智见者智就是。好,我们下面开始。”

    把皇上抬了出来,表示他会上台,是因为英宗在这里,一时间众人倒是无法去指责什么了。

    随着大家将落到了杨晨东的身上,想要看他玩什么把戏的时候,就见醒目又一次的下落砸响,:“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斗字一出,有一个停顿。当下早就做好当托准备的杨富带着一众服务人员是大声的鼓掌,并齐声叫好。

    “好!”

    一有人带动了,一些个臣子们也被这几句定场诗所惊到,当下也是齐声叫好。

    就在这叫好声中,杨晨东开口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来讲三国。

    讲的第一篇,名字叫就——大江东去。

    三国是一个什么时代呢?是一个动乱的时代、苦难的时代,也是一个英雄的时代。我们知道自从秦始皇兼并天下,我们这个地方,就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国家。

    秦汉两朝都是统一的国家,而到了东汉末年,西晋统一之前,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时期,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三国。

    曹操曾经有诗写这个时代,“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但同时它又是一个英雄的时代。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在这样一个时代有很多人,为了国家的重新统一付出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比如说雄心大略的曹操,鞠躬尽瘁的诸葛亮,风流潇洒的周瑜,坚韧不拔的刘备...

    随着杨晨东阴阳顿错的声音一出,原本还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的众人,当即都安静了下来。他们看出来了,这是六少爷要讲故事呀,且还是用着他们从未见过的方式去讲。不过别说,这样的形式还真是很吸引人的。

    不过半刻钟的工夫,随着杨晨东开始渐入三国历史之中的时候,整个神仙居变得安静了下来,大家的思绪似乎都因为他那一张嘴而被带动着,便是一些个不喜历史的女子也是听的十分专注。

    二楼胡嫣所在的雅间之中,看着正趴在玻璃前紧盯着杨晨东的小姐,丫环小青忍不住的说着,“东帅真威风,讲的真好,连我都听懂了不少的事情呢。”

    “别说话。”胡嫣猛一回头向着小青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当即给她吓了一跳。

    转过身之后,胡嫣又回身盯着玻璃外望去,那当真是一脸的有倾慕,一脸的渴求,甚至还有一脸的骄傲。这就是她喜欢的男子,永远是最棒最为出色的那一个。

    神仙居内,不仅是胡嫣,还有一些被请来的大臣家眷们,尤其是一些未出阁的女孩子此时也瞪着大眼睛在盯着场台上滔滔不绝的杨晨东看去。

    要说有了雅间,有了玻璃就是好。不用担心别人看到她们,她们的目光就可以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什么君子的非礼勿视都见鬼去吧。

    而这众多的女孩之中,自然免不了有动了春心的。甚至有的已经想好,回去之后,要央求父母找人去杨家说亲。有很多时候女人与男人一样,主动起来那也是相当吓人的。

    随着杨晨东由浅入深的对三国历史和人物的各种分析,大家看的是津津有味,便是连英宗朱祁镇都是完全被吸引的样子。

    做为一国的皇帝,熟读历史是必修的功课。老祖宗早就传下了话,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但他学的都是那些先生死板的教法,说的是枯燥无味,哪里有像杨晨东这般,说的如此之有意思,如此之容易理解呢。

    “哎,若是当初朕有这般的老师,想必学习也不会这般的感觉到无味了。”似乎是有感而发一般,英宗叹气而言。

    “皇上,要不然让杨洗马入宫给皇上单独去讲。”一旁的王振感觉到有拍马屁的机会,哪里还会放过,当下进言着。

    一时间,英宗听了之后果然有些意动。可是跟着就摇了摇头,“算了,说起来杨洗马的年纪还没有朕大呢?这样的事情以后也莫要再去提 了。”

    王振此时方才想起杨晨东的年龄,只是这个人的博学多才,气质沉稳,是很容易让人忘记他的年纪的。

    “是奴才孟浪了。”想起如果真的让杨晨东当了皇上的老师,那传将出去会更显皇帝的无能,王振连忙就把这个想法扼杀在了脑后。

    场台之上,第一篇大江东去终于讲完了,杨晨东以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为尾,鞠躬下台。

    “好!再来一段!”有听的上瘾的臣子眼见杨晨东这就要下去了,便是连忙的大声喊着。

    “来一段,来一段!”一时间,跟风者极多,都想继续的听下去。

    对此,杨晨东暂停了脚步,笑着向众人抱拳示意的说道:“刚才已经说过了,今天是因为皇上在这里,这才出来献丑的。如果大家还想继续的了解下去,从明日开始,会有其它人继续说书三国,到时候大家前来捧场就是,在这里晨东多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带着军需来大明》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