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龙凤戏

    “过一段时间吧,反正诏狱原本就是我们的地盘,你兄弟在那里不会受苦的,你想的话可随时去看看他,至于放出来,等哪天我看皇上心情好了,会替你求情的。”王振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放出喜胜的意思。一来要给众臣一个交待,总不能这边刚喊完打打杀杀,那边就放人吧,这偏袒的意思太过明显是不行的。二来也是要给其它的太监们一个警告,什么事情若是不经过敢自己私自动手,那就要做好进诏狱的准备。

    “好,一切听王公公的。”喜宁也知道现在放人多有不适,想着那些大臣在诏狱中当真是生不如死,可是他的弟弟在那里,当真就等于是在休养的,的确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事情看似就此平息了。但通过这件事情杨晨东还是看到了一些的人心,比如说做为自己的哥哥们,他们的表现就让六少爷有些失望。

    大哥二哥三哥都没有来,仅仅只有四哥和五哥过来看他了。

    五哥是单独过来的,来看看杨晨东没事之后就放心的离开了。四哥不仅来了,还带着魏国公徐钦的长子徐承宗一起来的。

    三位哥哥没来,杨晨东自然知道原因。这一是因为杨晨东得罪了喜胜,喜宁兄弟,他们怕会被秧及池鱼,自然就不敢过来了。倒是五哥为人比较老实,没有想过那么多。至于四哥吗?明显是有事而来。

    偏厅之中,杨晨东在巧音和雪娘子一左一右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登时四哥杨阳和徐承宗大公子都是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一幅猪哥一般的表情。

    “有劳四哥还有徐公子了。”杨晨东座下之后拱了拱手,一幅身体还不太利索的样子。

    说起了正事,杨阳就显得激动了许多,“六弟,这一次你受苦了,那个喜胜实在是欺人太甚,要不要四哥找几个人偷打他一顿。”

    “哦?四哥还有这样的本事呢?”杨晨东明知道这是杨阳在自己面前做样子,但还是装成了一幅惊讶的表情,看那样子似乎随时就会答应下来一般。

    眼见杨晨东要认真了,杨阳马上就变了脸色,改口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且先等上一阵,等这风头过了,在收拾他不迟。”

    杨晨东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四哥也三十多岁的人了,有时候倒是像孩子一般,他当然不会去计较,而是看向一旁同来的徐承宗抱拳道:“徐兄,还劳烦你走上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

    “六少爷,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其实本公子此来还有事相求呢。”徐承宗的脸色有些纠结,一幅有事但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样子。

    “哦?徐兄有什么事情尽可直言,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杨晨东根本没有去看左右的巧音和雪娘子,她们都将成为自己的女人,当然不算是外人了。

    这般的做法,也让巧音和雪娘子是激动不已,她们在看向杨晨东的目光变得更为柔和了许多。

    原本当着两女的面,有些话徐承宗是不好去讲的,可即然杨晨东这般说了,除非是他放弃了目地,不然就只能讲出了。“罢了,即然六少爷没有把我当外人,那为兄就说了。是这样的,其实此次兄来除了看望六少爷外,还有一件事情,是九艺坊的香娘子托我的。”

    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着杨晨东的表现。就见其人丝毫没有意外的意思,更没有惊讶,倒是一旁站着的雪娘子神情似乎有些不太自然。

    眼看杨晨东即不问也不打断自己,徐承宗索性一咬牙,就把雪娘子的托付讲了出来,“眼见百花堂是要关门了,香娘子就想是不是可以从六少爷这里习得一些小曲,可以借此让更多人去听到那天籁之音呢。”

    “是的,是的,我们最近听新曲习惯了,乍一听不见,都是浑身的难受呢。徐公子之意也是我们大家的意思。”杨阳眼见徐承宗递过来的一个眼神,当即也是开口帮衬着说到。

    一个是魏国公的长子,一个是杨晨东的四哥。找上这两个人来说情,可见香娘子倒是费了一番的苦心,且也是志在必得了。

    可惜的是香娘子并不了解杨晨东,也不知道他的抱负。倘若对方只是一个平常的艺姬,或许杨晨东也就帮上这个忙,随便的教授两三首新曲给打发了,倒也圆了众人的面子。

    但香娘子是什么人?那是人才呀!

    即然是人才,杨晨东又遇见了,岂有放过的道理。眼看着雪娘子都收入手中,且还收到了床上,这个香娘子哪里跑去?

    轻摇了摇头,这一个动作让一直等候着回音的徐承宗和杨阳心中就是格登一下,他们以为志在必得的事情竟然出了差错,难道杨晨东果真连这点面子都不愿意卖给他们吗?

    “不好意思,徐兄,四哥,不是晨东不给你们面子,实在是我太看好香娘子了,我认为只是她只想做为一个艺姬,留在一个小小的九艺坊中,这一辈子是没有什么出息更不会有什么发展的,倒不如来这里,我这的平台极大,保证可以有她发挥的空间,到时候可以学到更多的新曲,岂不正是造服于大家的做法吗?”

    杨晨东把话说的非常明白,不是不给你们面子,而是我有了收下香娘子的想法。即然要收为己用,那又怎么可能会教授她新曲,让她有着更多自立的实力呢?

    “这个...”听着这样的理由和回答,一时间两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如果是用其它的方式来拒绝的话,想必两人都会心中生气。但杨晨东直言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是他生出了收下香娘子的想法,那他们还能说什么?指责对方的霸道吗?

    不管是什么时代,有一条道理都是不变的。那就是能者上,庸者下。在新曲方面,杨晨东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是最强的,他在这方面自然就拥有着一定的权威性,他这般说法别人自然不好反驳什么的。

    “那个...六少爷,你所说的更大平台是指?”尽管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徐承宗还是有些不想放弃的多问了一句。

    “神仙居。皇上都知道的神仙居,其地盘之大,环境之好远非是一个小小的九艺坊可以相比的。到时候去那里的客人不知道比如今的九艺坊要多出多少倍来,在那里唱新曲才可以产生更多的影响力,自然也可以赚到更多的银子了。”

    杨晨东的回答可谓是掷地有声,也因此让徐承宗和杨阳闭上了嘴巴。

    如今的神仙居虽然还在内部装修之中,甚至为了保持神秘感,还不允许外人随意的探测。但其名声早就在外了,这除了皇上知道它,还答应开业时会亲去之外,让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据说前后投资一共三十万两。

    三十万两呀。以一两银子可以换成一千个铜板算,一个铜板可以买两个小馒头为例,相换算的话,一两银子就相当于现在的一千元钱。三十万两就等于是后世的三个亿。

    不过就是一个酒楼罢了,竟然出手就是这般巨额的投资,也难怪会引起大家的好奇了。也使得它还没有开呢,京师的酒楼业就受到了重创,有些酒楼老板就开始琢磨着变卖手中的产业了,他们是担心一旦神仙居开业了,大家都去那里消费,那他们要怎么办?

    一个还没有开的酒楼就引得同行人人自危了,更不要说普通的百姓,他们更是翘首以待,纷纷好奇的想着,投资了这么多银子,神仙居到底会是什么样的?难道真弄成神仙的居所吗?

    杨晨东以神仙居做为平台,自然非是一个小小的九艺坊可以相比,这也让原本还有些不服气的徐承宗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过得了片刻,两人垂头丧气的离开了。留下杨晨东三人还留在了偏厅之中。

    “少爷,您真的看上了香娘子吗?”也不知道是好奇,还是吃醋,总之这一会的雪娘子把问题给问了出来。

    “呵呵,她舞跳的不错。”杨晨东所问非所答的说着。然后在看到不管是雪娘子还是巧音都一脸不以为意的表情时,他脸色一板的说道:“告诉你们,本少爷的家产很大,可供你们表现的机会也用很多。莫说是你们三个了,便是在来了十几几十个你们这般的人才,少爷也吃的下,所以万不要想着什么内部相斗的事情,倘若是香娘子不来还则罢了,来了你们就是好姐妹,若是让我知道谁在其中起了什么不好的作用,我也不会罚她,就让她自立门户,出于杨家就是了。”

    这些话,杨晨东说的认真,也很严肃。

    似乎是很少见到杨晨东这个样子,一时间巧音和雪娘子都是脸色大变,因为曾经拥有,所以更害怕现在失去的她们马上就跪在了地上,“少爷,我们只是问问,没有那样的想法,没有的。”

    “快,快起来。”两女这一跪,杨晨东也是心疼的不行,连忙伸手将其一个个扶起抱在了怀中,“在立一条规矩,以后不要动不动就下跪,把膝盖磕伤了怎么办?少爷会心疼的。好了,现在就让本少爷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伤到了,走,去卧室。”

    自从有了早上的一幕之后,杨晨东与两女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那最后一步虽然还没有跨越,但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已。已知其味的杨晨东就决定今天把两人都给办了,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啊!”两女如何不知道少爷要做什么呢?一时间一片红色升腾到两人脸上。可她们又如何会是力大的杨晨东对手,况且原本她们的心中就有着期盼,现在终于要如愿,怕是欢喜都来不及,又怎么能退却呢。

    没一会的工夫,三人就进入了卧房之中,随后春声一片(此去省略十万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带着军需来大明》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