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要怕,替换章节会在明早更换)

    路家的院子里种一株银杏树,秋风吹下来几片金黄的叶子,掠过墨白的脸颊。

    路太太心疼面前这位年轻的妈妈,她将她裹入怀中,情绪涌出喉咙,她说:“孩子。你辛苦了。”

    不同于顾家的安慰。

    路太太用了“辛苦”一词,她说话很讲究。

    小墨年纪轻轻地,男人经常出门,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撑起整个小家。

    辛苦这个词,真真用在这里,恰到好处。

    “路太太。”墨白弯下腰,将泥人儿捡起来,并隐去眼底的波动,她说:“真不好意思。我出来这样久,孩子没人照顾不行,就先回去了。”

    路老先生若是知道墨白会来自己的家,说什么也不会跟着跟那些人聊藏西的事情啊。

    为什么偏偏传来如此的消息,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如此肯定地说顾维安死了。

    数日前,从塔克拉山上,突然冲下来一支华国军|队。

    令I国震惊的是,他们以为这群从天而降的华国人,会在抵达I国哨所时攻击,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动静。

    双方在绕择桥的对面对抗着。

    I国嘲笑华国软弱,他们拿着刺道,抵在顾维安的胸前,嘴里嚷嚷着要求他们后退。

    身后的子弟兵想要动手,却被顾维安严厉拒绝,他接到的指令是不能让事态扩大。

    害怕吗?

    那道离自己的咽喉不足两厘米。

    先前与I国抗争,小米同志已经牺牲了。

    害怕的成分肯定是有的。

    可是想到藏西的父老乡亲,拿着上好的毛皮为他们做好衣裳,期待着平安的日子,顾维安便又不觉得害怕。

    那叫嚣的大胡子,个子比顾维安还要高上一头,然而在对上顾维安凌厉的目光时,忽然有些怯弱。

    大胡子甚至在心里嘀咕:真是个不要命的华国人。

    刺|刀轻轻一挥,划破了顾维安的胸膛,男人却对身后的战友们无声地摇头。

    这是命令。

    绝不能让对方留下把柄,他们绝不能先开第一仓。

    喜马拉雅的白雪皑皑,阳光恍惚了男人的眸子。

    伴随着隐忍的惊呼,他无悔着今日的决定。

    只是,小白,我终究还是亏欠了我们的诺言。

    他没办法,带她和孩子去黄河滩看落日,在香山的枫叶再次盛开的日子,那些瑰丽的美景,也无法再同小白一起观赏。

    即便身临囹圄,顾维安也不愿让自己死后,再遭I国的羞辱。

    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纵身跃进克节朗滚滚的河流。

    鼻腔涌进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你相信命运吗?

    还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如此清晰地贯进顾维安的耳旁。

    ——柏舟,为何过了数万年,经历了三世轮回,你仍旧不懂。

    蛮荒战火,硝烟四起。

    原来人在濒临之际,竟还可以看到如此神奇的景象。

    一名浑身是火的人走到自己的面前,他提着刀,咄咄逼人:“你为何总是在伤她的心,无论去哪个世界,为何总要为了那狗屁的大义,弃她于不顾!”

    她?

    还未来得及惊呼。

    画面忽转。

    他的小白,披着长到了脚踝如瀑的长发,对着他扯着凄楚的笑容:“阿舟。如今轮回还未满,回去吧。”

    是辽。

    顾维安是水神柏舟。

    墨白是花神星岚。

    情缘蛮荒,却魂穿于此。

    ......

    顾维安醒来的时候是在河岸。

    小鱼儿幻化成人形,她说:“主人。幸好所有的河流皆是相通,而你本身就是水神,落水而自愈,实乃大幸。”

    世间稀奇的事儿太多,那些由I国大胡子兵给自己留下的伤疤,也因为得到灵泉的作用,得到了愈合。

    “她来过吗?”

    小鱼儿知道,顾维安嘴里的“她”定然是指墨白,于是摇了摇头,“是我自己做主,想着您定然不会让她担心,就没有把她送过来。”

    看样子,墨白没有来,主人似乎挺难过的。

    “要不,我把她给你送过来?”小鱼儿试探性地问。

    “她还要照顾孩子,不用了。”

    小白来这儿做什么。

    这里的战事那么吃紧,他又怎么舍得她来跟自己一同吃苦?

    顾维安头枕着双臂,他躺在那儿草坪上,星空璀璨,希望秋风能送去他的思念。

    忽然,在绕泽桥不远处传来嚣张I国语。

    男人立刻进入一级戒备状态,他的伤已无大碍。

    顾维安示意小鱼儿回到空间,他埋伏在桥墩下,意外发现几名炮|兵连的战友。

    他们恰巧碰上的是I国第四师的师长,纵身跳上桥,在I国预备先动手前,成功地活捉了对方的头领。

    I国增援部队抵达马洪线的旅部,他们岂能容忍华国这般羞辱。

    白炽化对峙并不能解决问题,I国甚至吹破了天,向国际其他大国吹说,将用一天的时间,把华国兵从藏西赶走。

    顾维安提高着警惕。

    就在他保节跳河的时候,炮~兵连接到总参的命令,要打掉I国一个营。

    但是司令员根据经验来看,他们完全有能力把四营全部吞掉。

    “顾师长。”一名脸被炮火熏黑的男人道,“主席已经同意。”

    这一仗,要打,还要打赢。

    他们越过五千尺的高山,住在雪窝,因为空气稀薄,易产生高原反应。

    I国亦是如此。

    近一个半月。

    这群在藏西的子弟兵们仍为了未来,坚持不懈奋斗,吞下了这些苦。

    终于在十月末,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给了I国致命的一击。

    “顾师长!”在端掉I国的地堡以后,首战的大捷,更加鼓舞着士气,“我们赢了!”

    他们回到营地,听到东边的疆新,亦是连连捷报。

    心里头盘算着归家的日子,顾维安的心里暖暖的。

    不过,这些终究只是美好的愿望。

    I国领导非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盛气凌人,下达命令,坚持作战。

    于是藏西与I国的风云争斗,进入了第二阶段。

    从十月到十一月,三战三捷。

    I国终于对华国产生了畏惧之心,他们甚至对自己来参加这场战斗而动摇。

    一九六三年,一月一日。

    墨白正给两个小家伙喂完奶,念白呜哇呜哇地叫着,“爸爸。”

    九个多月大的孩子,虽然发音不是很清楚,但作为妈妈的墨白,懂得这句话确实在表达着爸爸。

    念凉的第一声叫的是妈妈,念白的第一声叫的是爸爸。

    大概是小时候谁先抱得,就比较粘谁吧。

    这九个多月里,不同举国的欢庆,顾家上下,鲜少提西边的事。

    顾维安在六十年代,成了一种禁忌。

    大家心知肚明,不点破罢了。

    “你们的爸爸,很快就会回来。”

    顾维安走得这半年多里,墨白进过空间,也问过小鱼儿,就像是路太太说得那样,没有消息,反而就是最好的消息。

    若说顾维安走的那些天,墨白还对未来有所期待,但是现在,她已经全然没有了当初那般热切的心情。

    退学的这半年多里,柳絮一直想邀请墨白来家里小住,这样既方便看孙子也方便看孙女。

    只是,发生的一件事儿。

    钱笑笑在前阵子生了个闺女,虽说顾家并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是钱笑笑本人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总疑神疑鬼的,觉得顾家人嫌弃自己。

    柳絮不过给下班后的顾洛寒说:“老二。你小嫂嫂一个人在老胡同口住着,又同时照顾着两个孩子,挺不容易的。”

    因为之前钱笑笑待产,家里人都照顾着她,在三合村给了间向阳的屋子。

    这不,柳絮想让顾洛寒给钱笑笑商量,把墨白母子三人接到三合村来,就住在她那个屋子里么。

    钱笑笑当场就不乐意了,也许是婚后的柴米油盐生活消磨了她的耐心,她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并对顾洛寒说:“你那嫂子有房子,凭什么还我们母女俩住在那不透风、背着太阳的屋?”

    “小妈也不过是想要方便,照顾咱们大侄和大侄女。”顾洛寒和着稀泥:“再说,咱们家不也有房子,还住在爸这里吗?”

    “那能一样吗?”钱笑笑坐在炕上,她掐着腰,对顾洛寒说:“你才是老爷子亲生的儿子!从小,你那缺心眼的小妈护着你那不成器的妹妹就算了,虽然我是没有为顾家生儿子,但是我生的孩子,才是顾家的骨血!你小嫂子算什么,你那大哥跟你又没什么血缘关系,她凭什么住进来?”

    顾洛寒觉得钱笑笑简直有些不可理喻,他们之间因为墨白的事情,吵过不知道多少次。

    平日里医院有很多工作要处理,顾洛寒已经很累了,加上现在顾洛寒还被钱笑笑这般说。

    唉。

    看在她为自己生了娃的份上,顾洛寒不跟钱笑笑闹,他选择冷处理,拂袖而去。

    “顾洛寒!”钱笑笑看着那个背影,尖叫着,“你给我回来!”

    柳絮在院子里看到顾洛寒,就知道他俩之间没谈妥。

    “小妈不是有意偏袒哪个儿媳妇。”

    这一个是养子,一个是继子。

    横竖,都能够一碗水端平。

    “你也知道你大哥在前线,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那小墨才二十,她能照顾得过来?”

    柳絮自打变好以后,心也跟明镜似的,“小妈也知道突然让笑笑搬到别屋,她心里头肯定不舒服——”

    “你知道我不舒服,还让我搬?”

    钱笑笑像个门神一样,冷不丁地在柳絮面前冒出这么一句话。

    “笑笑。”柳絮见钱笑笑光着脚板就下地了,连忙道:“你现在还坐着月子呢,怎么就下地了?”

    “要不是你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我至于如此着急下地吗?”

    顾洛寒的目光有些冷,他拦腰将钱笑笑抱回屋子,并道:“以后说话别这样阴阳怪气。”

    “你小妈不就觉得你小嫂子给顾家生了个大孙子吗?虽然没有血缘,起码也是个金孙......唔......”

    顾洛寒被钱笑笑吵得心烦意乱,索性就俯身堵上了她的喋喋不休。

    数秒后,钱笑笑面红耳赤,“这件事,你得听我的,不然以后让墨白掌管了顾家还了得。”

    “小妈是觉得小嫂嫂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不容易。”

    “带两个孩子怎么了?她当初都能一下子生三个,还怕照顾不了么。”

    顾洛美回到家,就听到了钱笑笑如此大嗓门的话。

    虽然最初,墨白来大院的时候,她对她并不友好,但是自打杜国庆的事儿以后,墨白与顾洛美的关系反而越来越融洽。

    倒是最开始跟钱笑笑的关系,现在变得很是僵硬。

    顾洛美知道,人总是会发生改变的。

    只是不曾想,短短的半年多里,钱笑笑居然变成了刁蛮悍妇。

    无奈自家二哥性格软弱,两边倒是不得罪着,但是顾洛美心里头就是不舒服。

    她敲响了顾洛寒的房门,“二哥。爸找你有些事情。”

    顾洛美胡诌着,支开顾洛寒。

    等到房间里就剩下她跟钱笑笑,她替墨白打抱不平:“二嫂。再怎么大嫂的辈份也在那里,你的孩子娇贵,大嫂的孩子就不娇贵吗?”

    “顾洛美。”钱笑笑生完孩子以后,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她整个人实力在线飘:“你几个意思?”

    “我几个意思?”

    这说换房间的事情,说了多少天了,钱笑笑还跟个菩萨一样处在这里。

    “大嫂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我们做亲戚的,帮忙照顾着,怎么了?”

    “你对她上心有什么好?”钱笑笑冷言道:“你自己心里头其实比谁都清楚吧,林亭喜欢的是墨凉!每次只要她出现在家宴,他便不请自来,那双眼睛,都像是长在狐狸精身上似的!”

    “钱笑笑。”被戳中心事的顾洛美面部僵硬了一会,她硬撑着:“我们就事论事,你扯其他做什么?”

    “我好心劝你不要引狼入室,若是不看在你跟洛寒流着同样的血脉,我才懒得说这些!”

    “大哥和大嫂就是我们家人,你在这里讲什么血缘不血缘!”

    “呦。”钱笑笑抱起孩子,她冷笑道:“您这会儿不讲究血缘了?我怎么记得我刚认识你那会儿,你跟你妈两个人分得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

    “你简直不可理喻!!!”

    当初钱笑笑说话虽不过脑子,可至少心眼儿不坏,但现在真心为保住在顾家的地位,变成了这幅尖酸的模样。

    顾洛美被钱笑笑气得半死。

    “小墨。”门外传来柳絮打招呼的声音,“哎呀,你看看你一个人生活也不容易,怎么每次来都带着大包小包呢?”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