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我们在塔下许过愿,他会平安回来的。

    正说着话,那传说中的路老先生,就拄着拐杖来到墨白的家门口。

    “我寻思着你会来这儿。”

    老先生的话刚落。

    路太太便扬起手中的饭盒,她对着路老先生说:“小墨做的酸菜鱼,肯定是要比你做得好吃的。”

    “是是是。”

    路老先生看着路太太,满眼都是宠溺。

    “波比在家里嚷嚷着要找妈咪。”路老先生接过路太太手中的饭盒,“人家小墨这边也要忙着照顾孩子呢。”

    墨白也有好些日子不见路老先生。

    就是这两位神仙似的人,膝下并无子女,自在了大半辈子。

    那波比,是一条陪伴了他们多年的狗狗。

    路太太不喜欢青年人称呼她为“奶奶”,因为她觉得自己还年轻,还很有活力。

    路老先生也就依从着她。

    久而久之,这老胡同口各门院里,也都称呼这位老阿姨为路太太。

    “你瞧见小墨生的那两个小崽子没?模样是各顶个的好咧。”

    路老先生也顺带着瞄了眼,他知道自己的女人岁数大了以后,难免会寂寞,想要孩子。

    可惜了岁月匆匆,他们这个年龄,若说还要什么孩子,显然是不可能的。

    “漂亮。”路老先生话不多,但是句句都是顺从着路太太的意思,“随小墨呐。”

    “你啊。”路太太摇了摇头,她说:“也就是小墨脾气好,没觉得你敷衍,换了个人你试一试?”

    路老先生点头,路太太说什么是什么,“今儿个老五送来你喜欢听的昆曲儿,你要不——”

    “当真?”路太太面露欣喜。

    除了爱打牌,路太太还爱听戏,据说打清时,那祖辈封荫,全凭着会唱曲。

    “那小墨,我们就不打扰了。”

    墨白目送他们恩爱的背影,有些代入地去想:她与顾维安老了以后,是不是也这样。

    两个小家伙吃过奶以后,在床上睡得安稳。

    墨白简单地整理了餐桌,屋外晾着男人昨晚洗的衣服,想象着顾维安在火车上的情景。

    日子终究要过。

    近来学校里,倒是有许多申请退学的。

    能在兰城师范大学的这半年,对于墨白来说,算是偷来的幸福。

    无论是参加高考也好,或者像现在这样为了孩子甘愿回归家庭,她都无怨无悔。

    办完手续以后,顾洛美来接她。

    看样子,她的恢复期,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快许多。

    两个人相依走出学校时,遇上了几名男同学正慷慨激昂地议论着I国与华国,“我们隐忍了这样久,这一站,终于开始了!”

    开始了???

    怎么这样快。

    墨白的身形有些不稳,顾洛美连忙扶住她,并且宽慰道:“嫂子,消息不一定是真的。”

    “美美。”

    墨白的手抖得厉害,顾维安肯定是安全的,不然小鱼儿早就把她送过去了。

    “你说得对。”她虚虚地对顾洛美笑了笑,“这些没有考究的话,一定不是真的。”

    不然,怎么可能会一点都动静没有。

    顾建业还未出院,墨白拉着顾洛美的胳膊,“我们先回去吧,爸还在等我们。”

    明明是夏日,墨白的手却如冰窖似的。

    顾洛美透过墨白,募地想到自己小时候,母亲也曾在家里,独自强撑着整个顾家。

    “大哥一定没事的。”

    顾洛美讲完这句话,总觉得自己有些虚伪,可是除了这样的话,她又该说什么呢。

    医院。

    一名身穿绿色制服的男人敲响了顾建业所在的病房。

    “顾参谋。”

    男人敬了个军礼,将手里那份沉重的电报,交给了顾建业。

    老爷子打开以后,面色大惊,他心里是惊喜交加,惊的是顾维安竟然签下了生死状,喜的是顾维安如此有担当。

    “东西线,已经全面拉开了么?”

    顾建业坐在床上,慢慢地折好那份电报。

    他的脑海里,闪现出顾维安曾经那些欲言又止的表情。

    想来若不是自己的儿媳妇,经历了生死门那遭,顾维安定然是毫无顾忌地向前行。

    “是的。今日正式开始的。”

    男人压低着声音。

    “如此也好。”

    从三年前,就该给I国颜色看。

    墨白与顾洛美拎着饭盒来看顾建业的时候,房间里的男人正走出去,他对着墨白,敬了个军礼,然后从走廊离去。

    顾洛美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心底的那份疑惑被顾建业所证实。

    “爸。”

    父女哪有什么隔夜的愁。

    顾洛美与杜国庆彻底一刀两断,她也想好了要重新开始生活。

    爱情不爱情的,就随缘好了。

    “你知道我跟小嫂子今天从学校那边听到了什么吗?”顾洛美边打开饭盒,边说:“他们说我们跟I国的站事,已经开始了。”

    墨白她接过顾洛美盛好的鸡汤,正准备递给顾建业。

    只听他对顾洛美说:“嗯。你们听说的都是真的。”

    墨白的手一抖,鸡汤洒在了地上,手背被烫伤时,还浑然不觉。

    “小嫂嫂。”顾洛美连忙道,“你的手都被烫着了,快去处理吧!”

    墨白才看到地上一片狼籍。

    她这一晃神,连同碗也给打翻了,并且在捡碎片的时候,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顾建业原本血压就高,再加上他还有些晕血,平时大儿媳妇挺稳重的一个人啊,这要是让她知道离城还签下了生死状,那还了得。

    “美美。”顾建业在病床上发话了,他说:“你带着你嫂子,找你二哥处理伤口。”

    每个人,都有软肋。

    顾建业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他在心底叹息,这大儿媳妇和大儿子就是彼此的软肋啊。

    西部的站事吃紧。

    顾维安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合过眼。

    川西离藏西挨得很近,南方的男孩子普遍长得又不是很高,因此在与I国的对打的时候,那些满嘴大胡子的I国兵,他们的眼里充满着鄙夷。

    毕竟这些人曾经驰骋过北欧,号称I国最强大的旅。

    顾维安他们面临的除了武|器上的悬殊,最要命的还是地理环境。

    “早穿棉袄,午要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

    这句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行|军作战本来就很艰难,比如他们跨过山的时候,就有了许多人,对这天气的反差不适应。

    “顾师长。”

    与顾维安说话的是米其林,这次他义无反顾地追随着顾维安来到藏西。

    “小米。”

    明明是夏日,这里皑皑的雪山上,分不清方向的风在呼呼地吹刮着。

    “咱们还剩下多少粮?”

    为了作|战方便,大家所带的行装也都是从简,一切都是压缩的食品。

    “不多了。”

    米其林的脸因为高原反应,呈现出红紫色。

    刚刚端掉了一个窝,现在只剩下逃走的十几个I国人。

    “同志们。”顾维安停下脚步,他站在雪山上,对着身后的战士们道,“大家要继续奋斗,只有争取胜利,才能够早日回家!”

    I国失败就失败在——它自认为有着丰富的经验,以及M国源源不断地向他们提供武|器。

    可是华国人最大的精神,就是勇敢地克服困难,他们团结一致,迎难而上。

    风很大,很快稀薄顾维安加油打气的话。

    可是,后面的子弟兵们,各个士气充足。

    兰城。

    自从听说已经拉响了警报,墨白就开始坐立不安。

    用顾建业的一句话,就是关心则乱。

    若说这些天唯一能够算得上快乐的事情,大概就是照相馆把上次全家福的照片洗好后给送过来。

    墨白看着照片上表情严肃的顾维安,还有两个人姿势极度甜蜜的那张,眼底隐去那些疼痛。

    这些日子,她一直住在婆家。

    柳絮帮忙照顾着两个孩子,而墨白做什么总是心神不宁的。

    顾建业从医院回来,他决心给墨白进行一次促膝长谈。

    “小墨。”顾建业对站在门外的墨白道,“爸有话同你讲。”

    “是不是有了顾大哥的消息?”

    大概也只有顾维安的事情,能够让她如此牵肠挂肚着。

    顾建业摇了摇头,关于这件事,他想了太久,可是隐瞒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把那张发皱的电报递给墨白,而女人接过去后,当场就晕了过去。

    顾建业叹着气,从屋子里叫人,顾洛美看到昏倒的墨白还有地上那张电报上写着顾离城签署了生死状。

    当时也是心急了,就对顾建业说:“爸,你知道这件事,怎么不瞒着呢?”

    “瞒!”顾建业也想瞒着。

    说句难听的,顾维安若是真死在藏西,这以后小墨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不能让人家姑娘给顾家守节一辈子啊!

    “爸何尝不想瞒着!”顾建业说得动容,“但是,你嫂子那么年轻,你哥要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咱们要拘人家一辈子吗?”

    顾洛寒一直只脚刚踏进家门,就看到父女俩拌嘴,再过几个月,他也是要当爸爸的人,一想到钱笑笑和自己的孩子,顾洛寒就觉得日后他们也会像顾洛美和顾建业一样的相处模式。

    “爸。”

    自打那以后,顾家的气氛祥和许多,顾洛寒没事的时候,也常来家里吃饭。

    “你跟小妹又吵什么呢?”

    “二哥。”顾洛美拉着顾洛寒的手,“你来的正好。”

    “怎么?”顾洛寒笑了笑,他无奈地抖了抖肩膀,“我可不要卷入你跟爸的漩涡。”

    “你帮我们评评理!”顾洛美叉着腰,并对顾洛寒说:“大哥签下生死状这件事,爸既然最开始选择隐瞒小嫂嫂,为什么不一直隐瞒到底呢?”

    “什么?”

    顾洛寒的反应显然很激烈,他按住顾洛美的肩头,并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大哥怎么会签下生死状。

    近些日子,医院不是没人议论西边。

    不过他听到的大都是好消息,倒也没想着大哥会出什么意外。

    “对啊。”

    顾洛美点着头。

    她把目光投向了顾建业,“结果爸今天非要跟小嫂子进行长谈,你也知道自从听说I国和咱们国家站争,小嫂嫂就开始心神不宁。爸倒好,还硬把人家往火坑里推!”

    “那小嫂嫂呢?”

    这话音刚落,柳絮搀扶着墨白从室内走了过来,并说道,“我在这儿。”

    顾洛寒看到她面色卡白,也没顾及男女有别,直接望闻问切了一番,并对她语重心长道,“小嫂嫂。你最近脾脏有些虚,要注意饮食,也不要考虑太多。”

    “大哥签下生死状——”

    “我知道!”

    墨白接过顾洛寒的话,她说:“那是他责任与担当。”

    身为男儿,能够为自己的祖国抛头颅、洒热血。

    她该替他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而感到骄傲。

    “他一定会回来的。”

    墨白明明心里也不确定,但是却说出了这么坚定的回答。

    顾家的其他的人,鸦雀无声。

    不知道该如何去与抱着执念的墨白谈什么。

    一晃三个月过去,已经是九月。

    孩子们一天天,正在长大。

    路太太来墨白的家住过几日,对于顾维安的事情,她保持着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墨白逐渐将那些情绪,暗自压在心底。

    “小墨。”

    路太太对正在给孩子织毛衣的墨白道,“你跟我去我家里有一趟。”

    墨白被路太太蒙住了眼睛,等到到了路家,在院子里,她才恢复光明。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长得像她和顾维安的泥人摆放在那儿。

    “我家那口子,上次你见过你们的照片吗?”路太太解释道:“你也知道他的记忆力向来是最好的,所以就自己擅自做决定,捏了着人儿。”

    墨白的眼圈募地红了起来。

    她扎进路太太的怀里,哽咽道,“谢谢。”

    路老先生在外面跟人刚下过棋回来,并不知道自己的夫人在家里。

    嘴上没有把门,跟着老朋友聊起I国的事情。

    “我听说,第七旅打得有些艰难啊。”

    “可不是嘛。一个班的人都牺牲了。”

    “我记得那个叫做姓米的同志,好像还很年轻。”

    泥人掉在地上。

    一个班的人都牺牲了。

    有名姓米的同志。

    顾维安的身边,不刚好有个叫米其林的。

    那他呢?

    “顾师长怕是凶多吉少了。”

    “为了华国而牺牲,是国之幸啊!”

    ……

    咳。

    路太太咳嗽了几声。

    这路老先生进了门,才看见了顾师长的家属在自己的家。

    他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小墨。我们刚刚——”

    “他会回来的。”

    这一次,墨白没有掉一滴眼泪,她自顾自地说:“我们在塔下许过愿,他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不管期间,多少人说他死了、消失了、不在了。

    墨白都坚定地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回来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