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全家福

    “等你身子好利落以后,咱们再去看孩子。”顾维安的掌心,习惯性揉了揉墨白的脑袋。

    “你明知道的。”墨白咬着唇,她把顾维安的报纸抢过来,“在空间的时候,我的身体已无大碍。”

    再说,哪有母亲生了孩子,不管不顾的嘛。

    男人不是不想回顾家。

    只是一到三合村,他的面前就浮现出墨白倒在血泊里的情形。

    见顾维安犹豫,墨白掀开被子,伸出两只小手,一起晃着顾维安的胳膊,“好不好嘛。”

    “嗯。”

    终究是承受不住,她在自己面前撒娇。

    顾维安虽应了墨白,可又像个老妈子一样地问了遍:“身体真的没事了?”

    “真的!”

    墨白爬起来,还主动在病床上跳了几下。

    幸亏这住的是个单间,也幸亏她生了孩子体重仍旧很轻。

    “我真的没事了。”

    男人失笑,一把将站着的小女人扯进自己的怀里,“你啊。莽莽撞撞,哪里像做母亲的样子。”

    墨白俏皮地吐着舌头,“那我们去办理出院手续吧?”

    “好。”

    他这辈子,算是要栽到她的手里。

    横竖只要是对的道理,全都依着她。

    “先去食堂吃饭吧。”

    外面还隐约下着雨。

    在顾维安的那里,实际上是能不麻烦顾家,就不麻烦。

    墨白也没有说想要去顾家蹭饭。

    难得顾维安回来一次,她有许多的话想要给他说,也有很多的话想要听他说。

    两个人走到食堂,各自拿着饭票和碟子打饭。

    顾维安见墨白选来选去,最后只盛了一碗汤走过来,他的俊眉拧得更深了,“你现在正是恢复身体的时候,怎么就只喝一碗粥?”

    在小白住院的这段日子,顾维安做过很多的功课,比如产妇在坐月子期间应当吃什么。

    男人夹了些莴苣和青笋放在盘中,“你平时不是喜欢吃这些吗?”

    虽然公鸡汤也具备大补的效果,但是对于墨白这种平时鲜少吃荤菜的来说,青菜可以达到更好的营养效果。

    “太多了。”他们落座,墨白看到自己碗中被堆成了小山,“我吃不了那么多的。”

    “吃不了,也要努力吃。”

    顾维安的俊脸幽红,他若无其事地说着:“对你……还有孩子都好。”

    墨白埋着头,她很努力地吃着顾维安夹给自己的菜。

    可是平时的饭量就是那么小,硬吃也吃不了多少。

    还剩下半碗饭。

    墨白心虚地用余光瞄了一眼顾维安。

    “吃不下了?”顾维安叹了口气,知道小白的胃口,半碗饭已经算是她的极限,“把碗给我。”

    墨白的眸子里闪现出欣喜,她看着男人把自己的饭都吃了个精光,心里头暖暖的。

    顾维安将餐盘,送给医院专门清理餐具的妇女同志那。

    雨停了。

    夕阳悬挂在天空,喷吐着橙红色的薄雾。

    回三合村的路上,顾维安一直欲言又止着。

    “达令。”墨白扯着顾维安的手,指着红霞道,“你看,落日呢。”

    顾维安顺着墨白所指的方向,那太阳被云层包裹,如破茧而出的蝶,倾洒出绚丽的色彩。

    刚下过雨的三合村,是有些清凉。

    墨白依偎在顾维安的胳膊肘,他们静静地站在乡间泥泞的小道上,真希望,时间就这样定格下去。

    直到光晕最后浓缩成最后一抹红色,顾维安扶着墨白的小脑袋,“小白。”

    “嗯?”

    她仰着脖子,期待着男人的下文。

    “往后这样的日子还有许多。”

    就像是他在日记中写道,总有一日,他要带着她和孩子去黄河看落日。

    墨白对着顾维安扯了一抹很大的微笑,她说:“那要等我们顾师长凯旋归来,以后才能够拥有如此多的美好日子啊。”

    会的。

    他坚定地对她在心底允诺着。

    两个人来到三合村,就看到顾洛寒和钱笑笑回家吃饭。

    天空已经布满了繁星。

    “小嫂嫂。”顾洛寒吃惊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当时那种情况,依照现在患者恢复的水平,怎么也得足月才能出院。

    可是这才不到半月,墨白就从医院出来了。

    “你小嫂嫂想着见孩子。”顾维安接过顾洛寒的问题,“所以今天把手续都办完了。”

    顾洛寒在心里暗自吐槽:也是。毕竟没有哪个父母在自己生完孩子以后,分开那么久不见面还不想念的。

    “对啦。”钱笑笑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她问顾维安,“大哥。你给小侄子和小侄女取名字了没?”

    “取了。”

    顾维安提起孩子的名字,俊脸浮现出难得在外人面前展露的温柔,他说:“男孩子叫顾念凉,女孩子叫顾念白。”

    “这名字的意思不就是——”

    顾洛寒盯着自家大哥哥和大嫂嫂脸上升起的红云,募地明白了什么。

    “这名字是什么?”

    钱笑笑跟顾洛寒交往没多久,便扯了证,然后举行婚礼没多久,两个人就又有了爱的结晶。

    所以顾家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多。

    “回头我再告诉你。”

    顾洛寒看着自家女人满脸的问号,准备等到晚上回家以后,好好地把顾家的事情都告诉她。

    “嗯。”

    四人一起进入了顾家,顾维安进入玄关前看到顾洛寒手里的饭盒,才觉得自己去送饭盒有点多此一举。

    计划比不上变化嘛。

    顾维安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跟着小白,在雨停了以后来接孩子。

    “离城也来了。”

    柳絮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碗鸡汤,她说:“我让美美给你们添两双碗筷。”

    “小妈。”顾维安摇了摇头,他说:“不用了。我跟小墨在医院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也能继续吃啊。”

    柳絮将鸡汤推到墨白,“小墨刚刚生完孩子,这坐月子的期间应该大补才是。”

    “她真的吃不下了,我们这一路都没有骑车,专门走过来消食呢。”顾维安接过碗,对着柳絮道。

    “是啊小妈。”墨白摆了摆手,“今天中午你让美美送来的饭,实在是可口,忍不住多吃了些。到了晚上,我们在食堂又吃了些,现在实在吃不下了。”

    他们今天来顾家的目的,是为了看孩子。

    顾维安直奔主题,“小妈。孩子还好吗?”

    “好着呢。”

    因为之前生产的时候,墨白还没有脱离危险,所以孩子的奶水是村子里刚生下孩子的姆妈给提供的。

    “你爸他带着孩子去人家家里蹭吃的了。”柳絮看着墙壁上挂着的石英钟,“看时间,你爸他也该回来了。”

    钱笑笑倒是多了一个心眼,怎么说呢?顾建业抱着两个孩子去姆妈那里讨奶水喝,那柳絮居然也不吃醋什么的?

    这大概就是两个老夫妻之间的信任吧?

    在客厅里。

    钱笑笑扶着后腰,挺着肚子,问柳絮:“小妈。”

    “怎么不见美美?”

    墨白也比较好奇,按道理说生产队因为下了雨,今天不做工了才是。

    顾洛美难道是路上遇见什么事了吗?

    “你妹妹她——”

    看到柳絮欲言又止的表情,墨白揣测,看来真是如自己所想,顾洛美确实是出事情了。

    “小妈。”墨白想到在医院里的那些闲言碎语,她说:“是不是因为杜国庆的事情?”

    这大儿媳妇虽然年纪小,但就是比而二儿媳妇聪慧,办起事情来,也很聪明麻利。

    柳絮点了点头。

    “杜国庆怎么了?上次不是因为彩礼的事情,美美已经跟他算是两清了吗?”

    钱笑笑仍然在状况外,顾洛寒轻咳几声,示意她少说几句。

    家庭里的事情还是由当家的做决定比较好。

    老爷子还没有回来,柳絮不便多说顾洛美的事儿,那墨白心里头猜测七八成,多半谣言的人是杜国庆,大家又是一个生产队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顾洛美恐怕以后很难在三合村在抬起腰杆。

    整个顾家,陷入了一片寂静。

    直到,门外传来婴儿的哭啼声。

    “喔。”顾建业推着小车子,两个孩子在里面一个哭的比一个响。

    顾维安倒是比墨白的反映更加速度,他起身,一个箭步冲到玄关,导致开门的时候,顾建业险些撞到他。

    “回来看孩子?”

    顾维安低着头,两个孩子说起来也神奇,见到自己的父亲,大眼瞪小眼的,居然忘记了哭声。

    墨白生过孩子,因为难产,事发紧急,所以只匆匆看过孩子的容颜。

    现在近距离看着两个孩子,墨白的感受是小小的,瘦巴巴的,有点丑。

    但是在顾维安的眼里,却觉得这两个孩子漂亮极了,越看越像小白。

    顾维安与墨白一个人抱着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念凉在妈妈的怀里噗嗤笑出声来。

    念白大概是听到了哥哥的笑声,自己也开始含着手指头,偷偷地乐起来。

    “哎。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

    顾建业对着自己的孙子和孙女道,“爷爷照顾你们这几天,都甩着哭相,到了自己爸妈面前,开始笑逐颜开了?”

    不得不说,这两个孙娃,笑起来还挺顺眼的。

    “难得大家今天都聚在这里。”顾建业拍了拍手,提议道,“咱们一起拍张全家福吧?”

    且不说这个点份,即便是开着车去城里,那照相馆也已经关了门。

    就说这个点份,已经上了黑,灯光也不是特别好。

    老爷子是一个想起什么、便会立刻执行的人。

    “美美呢?”

    点人数的时候,顾建业才发现少了自己家的女儿。

    “在自己屋里子呢。”

    钱笑笑对着顾建业说。

    顾洛寒瞪了钱笑笑一眼,从他的传递过来的信息似乎在不满自己的多言。

    柳絮尴尬地说:“就像笑笑说得那样。”

    不过,在顾建业这边,倒是硬生生地演变成另外一种深意。

    他那张老脸,明显不悦,“这才好了几天,就成了这个样子?”

    顾建业以为顾洛美好吃懒做的毛病又犯了,他气得直接走到顾洛美的房间,砸门的声音很大。

    念白哇一声哭了,念凉看妹妹哭了,自己也跟着哭。

    夹杂着孙辈们的哭声,顾建业的怒火越来越大。

    “爸。”墨白把孩子,小心翼翼地交给顾维安。

    她说:“我看不如明天,大家再一起拍全家福吧?毕竟现在天气很晚了,美美身体在生产队的时候,淋了雨,肯定不舒服。我们应该给她些空间休息。”

    墨白说完,还不忘看一眼柳絮。

    “是吧,小妈?”

    柳絮立刻会晤。

    她连忙点点头,“是啊。老头子,小墨说的对,咱们家虽然有照相机,可是所有人都入镜,怎么拍啊?不如明早咱们一家人,一起去城里拍?”

    顾建业的怒火稍稍压了下去,他捋了捋胡须,然后对着柳絮说:“你来敲门,问问那位架子大的人的意思!”

    那位架子大的人,柳絮知道,他这是拐着弯说自己的女儿呢。

    “美美。”

    柳絮敲着门,将顾建业的话转达以后,她得到了肯定。

    屋子里的顾洛美,心情很复杂。

    虽然与顾建业隔着一层门,但是她很惧怕老爷子知道自己和杜国庆的事情,会禁不住更加大发雷霆。

    刚刚,她不是没想过,如果门被强制性踹开,她也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打算。

    顾洛美真庆幸,墨白把顾建业的火给浇灭。

    那墨白,可真是他们顾家的锦鲤啊。

    客厅。

    柳絮把菜都端上来,顾建业对顾维安道,“既然决定明天拍全家福,你跟小墨今晚就不要回去了。”

    先前因为高考,墨白在兰城师范大学附近买下的那个房子,成了她跟顾维安在兰城的落脚点。

    此时念凉在墨白的面前,不安分地开始乱动,然后哇哇地哭着。

    “孩子是饿了。”

    顾建业替墨白照顾这两个宝贝的时候,已经得出经验。

    “你去给他们喂喂|奶。”

    墨白红着脸,考虑到人前给孩子喂|奶是件很羞涩的事,顾维安带着她去了东边的屋子。

    她生产时大出血,因为灵泉,所以墨白到没觉得那个地方疼。

    可当念凉一口|吮|吸墨白时,疼得墨白说不出话来。

    顾维安注意到墨白的表情有些不对,他企图掰过墨白的身子。

    “小白。我知道你在害羞。”顾维安一本正经道,“如果疼的话,就喊出来。”

    。m.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