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思念像草一样疯长

    徐晓虹万万没想过,老太太居然因为重男轻女,把自己的亲生孙女给——

    “嫂子。”

    她们徐家,欠丁香的实在太多。

    “俺替俺娘对你说声对不起!”

    说着,丢开冬子的手,就开始跪下磕头。

    这些事,一直被丁香隐藏在内心深处,就连与她最亲近的墨白都不曾得知。

    “你快点起来!”

    丁香分得清楚,她跟徐老太太有过节,又不是跟这小姑子又过节。

    “你这个样子,冬子都快被你吓坏了。”

    徐晓虹看着一旁的冬子,他胆怯地从墨白的身后探出脑袋,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他不懂。

    “是啊。”

    墨白也走近,她拉起徐晓虹,“若是再迟些,火车就赶不上了。”

    丁香抬眸,瞳孔里有泪光,她虽没开口,但也知道墨白在帮助自己解围。

    徐晓虹站起身,一手抱起冬子,领一只手拉着墨白,“大妹子。往后在这海城,俺嫂子你多费心。”

    丁香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踏入徐家。

    她们这几日做了决定,丁香还是冬子名义上的母亲,等到冬子年岁大些,徐晓虹再告诉他真相。

    若是将来有人追求徐晓虹,也得把冬子当成自己亲生的,才能够答应。

    徐晓虹走的这天,雪下得很大。

    卢婆子将柴火放到屋子里,防止发了潮后,很难再干。

    墨白站在窗前,她已经把毛衣织好,只是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思念像草一样,在二月疯长。

    离过年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话剧的人员已经基本确定,只是林亭跟自己怄气,不愿意做男主角。

    墨白只好重新在编排剧本,得改个没有男主的戏剧。

    雪越下越大。

    恍惚间,又回到西瓜农场的时候。

    顾维安偷偷地在脸上留下的凉意,现在想起都觉得臊脸。

    许久后,墨白转过身,对卢婆子道,“卢婆婆。您今年,要不要去我们眠崖村过啊?”

    她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

    “是想家了吧?”

    卢婆子搓着手,她对着墨白笑道,“你们这群娃娃,逢着过年,也是该看看。”

    “您若是不愿意去,我把爷爷叫到您这里来,多些人,总是热闹的嘛。”

    等到除夕演出结束,两个老人都能够被很好地照顾。

    “也好。”

    卢婆子应许着墨白。

    第二日。

    墨白拿着剪好的窗花,给卢婆子家贴完后,对她说要回眠崖村的事。

    毕竟,过年还得给墨西商量,不能给她想做主就做得了主。

    雪花踩在脚下咯吱咯吱地,墨白心情很愉悦。

    离墨家老远,墨白就吆喝着:“爷爷。我回来了——”

    墨西正坐在门槛发愁,听到这声,丢下手里的报纸,连忙拍了拍臀部的土。

    “凉子回来了?”

    墨西隐去自己的那些愁绪,但还是被墨白巧妙地捕捉。

    “怎么?”

    她故意说着反话,“爷爷见到我,还不高兴么?”

    “哪里的话!”

    墨西板着面孔,他捋了捋胡须,对墨白道:“怎么出去住了段时间,连爷爷都学会调侃?”

    墨白笑嘻嘻地将头埋在墨西的臂弯,她伸手扯了下墨西的胡子,“爷爷。您这么大岁数,怎么还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