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缘

    墨白拧眉,心有不悦:这个女人顶着周洁的样子,四处晃悠,怎么老是阴魂不散。

    “我几时搞个人利益?”

    她反问墨绿一句,只见墨绿手指着那两条鱼,“你还说自己不是搞个人利益,你以为自己送两条鱼给医院的领导,你就能够上医院来工作吗?”

    墨白冷笑,她是为墨绿的无知而发笑,“我几时说过,我要来医院工作?”

    墨绿也不过在过去听韩翠花说,那墨白曾有个白衣天使的梦想。

    刚刚她贪图嘴快,倒忘了前世顶替墨白师专的名额。

    现在,墨白肯定拿着以后做人民教师的事情,来堵着她。

    “你瞧。”墨绿微微浅笑,她略微低头,“我倒是心直口快,将上辈子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上辈子?

    墨白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什么白衣天使,那不过是韩翠花自以为是的想法。

    “我记得你说上辈子的事情,你只记得崔师傅——”墨白唇边漾着好看的梨涡,“许多事忘了,记不清了,我也不怪你。”

    瞧着墨绿被气得发青的脸,墨白继续补充道,“不过有一点,就是你得注意,不要用你以为的狭隘,去编排别人。”

    “今天受误会的是我,若换了旁人,尤其是咱们村子的老牛婶,你想一想——”

    墨白点到为止,墨绿倒是被她的话震慑住,不光是南溪,就连自己在老牛婶那说错话,也是被那火爆脾气的老妇人拿着扫把清出门外。

    “……那你……”往日的一幕幕,让墨绿有些结结巴巴,“……拿着鱼是做什么……”

    墨绿抬起头,才惊觉墨白早已经离开了医院。

    该死。

    她在心里暗暗骂着墨白,凭什么每次她都要输给她。

    *

    海城军区一早也没有清闲。

    吴爱党分析着近期的一些工作,落实各部门以后,顾维安才道,“西瓜农场的梧桐同志,想要趁着新年,鼓励大家的干劲儿。所以问咱们,新年晚会的时候,能不能去几个文工团的女同志,去图个热闹。”

    “这事你同老鲁商议就好。”吴爱党道,“还有,上次广坤同志反映的农场建设问题,这几天你跟着小叶两个人,也在农场多帮衬帮衬。”

    顾维安点着头。

    散会以后,吴爱党留住了顾维安,“小顾。我观察最近啊,你同那小墨同志关系有所突破?”

    顾维安一时沉默。

    只听吴爱党继续道,“原本你个人的事情,我不愿参与。只是我还是要同你提个醒,若是真想跟着小墨同志过日子,陆司令那边,还是尽早挑明比较好。”

    “是。”顾维安敬了个军礼,对着吴爱党说:“有劳首长费心。”

    “最近你军区和农场两个地方来回跑也不方便。”吴爱党顿了顿,“我也与爱国商议过——在西瓜农场彻底落实到新年的会|议精神之前,准许你住在农场里面。”

    顾维安按耐着内心的喜悦,握着吴爱党的手,“多谢首长体恤。”

    “你小子那点心思啊。”

    吴爱党摇了摇头,打趣道,“我可是瞒着国华那老匹夫,你若将来成了亲,我可是那头号的功臣。”

    “到时候肯定少不了您的喜酒。”

    会议室洋溢着欢乐的氛围。

    *

    好在的事,黎婆子与侯亮没有走多远,墨白及时叫住了那对母子。

    路上结了冰,比较滑。

    墨白走到黎婆子面前时,已经摔了三次,而鱼因为一直被她抱在怀里,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黎婶儿。”

    墨白口中哈着热气,她冻的发红的手,将鱼递给侯亮面前,“这样,咱们两不相欠。”

    侯亮瞧着那么大的鱼,眼睛都直了,他伸出手,想要直接拿走,却被墨白猛地转移了方向。

    “恁想干嘛?!”

    侯亮扑了个空,脚底打滑,在墨白面前载了个大跟头。

    黎婆子想要扶自己的孩子,却被墨白制止,“黎婶儿,他已经那么大了,能够自己起来,您别再惯着他了。”

    侯亮气不过,干脆坐在地上不动,“阿娘。恁到底是她的娘,还是俺的娘啊?!奶奶在家里待了一夜,她可是念叨着鱼汤许久了呢。”

    黎婆子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来,她扶起侯亮,从墨白手里接过鱼,“闺女啊。谢谢恁啊。”

    有过一瞬,墨白的心里觉得某种凄凉,父母爱子本无错,可是过度的溺爱不自知,反而成了一种错误。

    她不是圣母,这是别人家的事情,与自己本就毫干系。她只是过来拿顾维安的欠条,与冷血也无关。

    黎婆子将昨晚顾维安的欠条,递给她手里,墨白望着母子相互搀扶的画面,硬生生地将那些情绪压了下去。

    回农场的路,风很大。

    脚底的雪咯吱咯吱地响着,街道旁,以肉眼清晰可见的,是村子的烟囱里袅袅升起的灰烟。

    “小白。”一道熟悉关切的男声,唤着她的名字,“你怎么自己从医院出来了?我给你留的纸条没看见吗?”

    墨白回过头,下过雪的街道,有视线的盲区,恍惚了好一会儿,才见到顾维安坐在杜伯的马车上。

    男人从车上跳下来,重心没稳,一个趔趄摔在雪地,墨白心头一紧:“你小心一点儿。”

    顾维安揉着摔痛的腰,晃晃悠悠地走到墨白面前,冲着她憨厚地笑了笑,“我没事儿。”

    杜建国打趣道,“小墨同志啊。咱们还真是有缘。你这是去回军区吗?我同顾师长,一并捎着你。”

    墨白听顾维安说巧遇杜建国的事,她摇着头,澄清着误会:“杜伯。我不是军区的人。”

    “她跟着我们一起回西瓜农场呢。”

    杜建国听到顾维安的回答,热情道,“这天啊路面滑得很,刚好都是顺路,上马车吧。”

    顾维安搀扶着墨白,低头温和道,“小心点。”

    墨白的脸微微地红着。

    杜建国在前面赶着马,嘹亮地唱起了海城出名的民歌,歌词里的郎情妾意,让两个青年男女耳朵根发烫。

    墨白故意找了个话题转移,“杜伯。你们咩咩大队也要来农场参加新年活动吗?”

    “对。今年一起的还有喵喵大队的,听说文工团的女兵同志也一起来热闹呐。”

    ==作者的话分界线==

    情人节。撒糖。待会儿还有一更。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