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正视自己的心意

    “......我......”

    顾维安在心底组织了许多的语言,偏偏话到了嘴巴边,什么都说不上来。

    这份欣喜来得太快,以至于他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胳膊,有点痛,但也证明了这感觉不是假的。

    “等开春儿,那凉子也满十八,老头子我就做了主——”

    墨西站在两个人的中间,看着青年男女之间的忸怩,为了调节气氛,墨西将两个人的手拉在一起,墨白的小手凉,被顾维安的大手热乎着,她本想着迅速地抽开,听见墨西道,“凉子。爷爷岁数大了,山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爷爷现在,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亲人....”

    墨西说着说着,眼泪落了下来,他哽咽着,“旁的富贵咱们不求,就求以后能够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墨白听着墨西的话,眼眶蒙上了一层雾,细而密的睫毛上沾上了水。

    她低着头,来到这个陌生的年代,被没有血缘的曾祖父爱护着,她的心是怀着感念的。

    而这份恩情,往后是要用孝来报答。

    顾维安轻咳一声,他的话在这冬夜显得那样坚定,“墨爷爷。既然你肯将小墨交给我,我断然不会让她在日后受半点委屈。”

    “有你这句话,我也放宽了心。”

    墨西转向墨白,“凉子。这小顾对你的心意,你现在也是看到了。你怎么想的,也说说想法?”

    “......就......”

    墨白支支吾吾。

    瞧她始终红着脸,顾维安担心这风大,又冻着她,解开军大衣就披在墨白的身上,“我给你时间。”

    其实,顾维安藏了个私心,他怕墨白当着墨西的面再拒绝他,所以抢在她的话前头,中止了这个话题。

    小龙开来车,预备送墨西回眠崖村。

    “得。”临行前,墨西道,“你们小两口那些悄悄话,留着自己说去。老头儿我出来一天,也累坏了。先回家喽。”

    墨白将自己的手从顾维安的掌心里抽出,她抬起手臂,对着墨西挥挥手,“爷爷。您路上慢一点。”

    “你们路上也注意安全。”

    爷孙俩相互寒暄了几句以后,空气里又恢复了平静。

    “......你......”

    墨白与顾维安几乎是异口同声,两个人看着彼此,又相互笑了起来。

    顾维安挠了挠头,“你先说。”

    “爷爷的话——”

    墨白咬着唇,她紧紧地攥着顾维安的军大衣。

    “我不往心里去。”

    顾维安揉了揉鼻子,冲着墨白道,“刚刚那是宽慰老人的话。”

    忽然,墨白将他披在自己身上的军大衣脱下来,塞到顾维安的怀里,气冲冲地跑走了。

    段鸿这边处理完韩翠花的事情,从局子里出来,“顾师长,怎么还没回军区?”

    听完顾维安的叙述,段鸿笑道,“我当是什么,平日里子弟兵们人人赞颂的顾师长,面对心上人也会有束手无策的时候!那小墨同志是在恼你,家里头都同意了,她自然也等着你开春后上门提亲,可谁知道您还说出什么宽慰的话!”

    男人暗自懊恼,“段处。我先去追她。她昨日发了高烧,身子还没好利落,我带她做个检查。等晚上再去您办公室里,写材料说明。”

    如今真相大白,段鸿为自己的草率也做出道歉,“顾师长。请给我一分钟的时间。”

    他叫住顾维安,就地当着顾维安的面,单手做够百个俯卧撑,“昨晚的事情,我先自罚。”

    “段处长。”

    顾维安连忙扶起段鸿,“您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

    段鸿被顾维安扶起,他心里愧疚得很,“我必须承认,那墨韩氏来找您的时候,我的立场没有坚定。甚至听说了您欺骗小墨同志的事情,心里头对您还多少有些偏见。”

    “您也是秉公办事。”

    顾维安弯下腰,替段鸿拍打下裤子,“这两日,我知道您为我的事情也辛苦了。”

    段鸿心里的愧疚更深,他摇了摇头,“顾师长。待会儿您追上了小墨同志,同她道个歉。”

    “好。”

    *

    海城的冬,风一向刮得猛。

    墨白没跑多远,就觉得冷得嘴唇发紫,她抱着双臂,晃晃悠悠地走着。

    “小白。”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了过来,他霸道地将大衣裹在墨白的身上,“你生气归生气。可万万不能,拿着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咱们还得去医院,让医生好生瞧一瞧!”

    “不要。”

    墨白被顾维安捂得严实,她闷闷道,“反正你都是敷衍的话。”

    顾维安看着她同自己置气,唇角上扬,“我是不是敷衍,你心里头不清楚么?”

    墨白意识到顾维安是在逗自己,她又气又恼,刚刚被捂热乎,就想要跑,却被顾维安拦腰抱进怀起,“别乱动。不然就摔着了。”

    她的脸,羞得埋在军大衣里。

    “小白。”顾维安幽幽道,“明年开春,我去墨家求亲,你想反悔也不成。”

    墨白咬着唇,攥着自己小拳头,“顾维安。你把我放下来。”

    “不成。”

    即使她不说,他也能够会晓她的心意,但更多的是顾维安希望墨白说给自己听。

    “小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总要知道你对我的感觉是什么。否则我的心,总是七上八下的。”

    “我昨日同你说过的。”

    墨白没有明着回答,她推着他,“我以为你是明白的。”

    “我不明白。”

    这会儿,顾维安倒是耍起无赖来。

    许是墨西的同意,给了顾维安足够的信心,他难得像过去一样逗着她,“你不说,我又怎么会明白呢?”

    他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墨白红着脸,“亏你还是师长呢!”

    “师长怎么了?”顾维安对墨白说:“师长就不能有七情六欲,追求幸福的权利吗?”

    “你把我放下来。”

    天空忽然飘起了雪,墨白从顾维安的怀里探出脑袋来,珉了珉唇,“你把我放下,我就告诉你。”

    “当真?”

    顾维安的瞳孔映着欣喜,他把墨白小心地放回地上,“小白。你对我,是不是同我对你一样?”

    “嗯。”

    兴许是在隧道见他为了百姓的救济粮,愿意奉献出自己的生命的那一刻,自己对他已经有了好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