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他是在帮助自己解围

    “哥。”

    顾维安刚下走廊,就被气喘吁吁的顾洛寒拦着,“你可真是让人难找。”

    男人过去在家里,只见过“父亲”年轻时的照片。虽说“父子”二人不存在血缘关系,前世的顾维安,也不过是因为父母早亡,被三宗外的亲戚,送到顾洛寒家寄养。

    但顾维安对顾洛寒,始终是尊重的。

    “到了西瓜农场就把我丢了。”

    顾洛寒上气不接下气,“好在我是问了许多人,这才打听到——你抱着小嫂嫂来的医院的消息。”

    见顾维安没说话,喘过气来的顾洛寒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嫂子呢?”

    “往后,你别这样称呼她。”

    对于顾维安的脱口而出,倒是让顾洛寒觉得意外。

    顾洛寒笑着用胳膊肘子,捣了下顾维安:“一早还兴致冲冲地见人家,怎么现在,蔫了?”

    顾维安在顾洛寒面前,别扭得像个孩子,支支吾吾地不肯说话。

    正巧刚刚的护士端着托盘,见顾维安在走廊上,打了个招呼。

    “哎。护士同志。”

    顾洛寒想着那护士肯定是知道传说中小嫂嫂的下落,笑嘻嘻地拦住了她:“我哥带来的那位女同志,在什么病房?”

    “你上了这层楼。”女护士腾出手给顾洛寒指着方向,“右手边第三个房间就是。”

    “多谢。”

    “不客气。”

    女护士抿着嘴,径直下了楼。

    “哥。”

    顾洛寒一脸坏笑,“你真不打算回去?那我可就去了。”

    “得嘞。”见男人仍旧屹立不动,顾洛寒一面摇头,一面砸嘴,“我看一准儿,就是你惹小嫂嫂生气。若我是个女同志,碰上你这种连话都不成个,也是要跟着生闷气的。”

    “她对我没哪方面的意思。”

    顾维安这才开了口,“你何必去她面前,再给她添烦恼。”

    方才下楼的护士又重新折了回来,对着顾维安说:“顾师长。我刚刚忘了——303房间的那个女同志说,最近刚下过雪,您要是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我说什么——”

    顾洛寒满脸得意,“你就是不懂女孩家的心思。”

    “小嫂嫂若是不关心你,又怎么会让人家捎这句话给你。”

    顾维安的心又热乎起来,他不该急,也不该那么逼着她。

    他怎么一着急就忘记了,小白的性子慢热,从小就是个心口不一的女孩。

    于是嘴角无意间上扬着的弧度,俊朗的面容在走廊的微光中显得如此温柔。

    “走吧。”

    顾维安上前揽着顾洛寒,“我带你去见她。”

    *

    西瓜农场忙乎了大半天,也总算是把雪给清扫完毕。

    郑斌开始清点人数,点到墨白的时候,丁香说明了情况。

    陆美静的嘴就没清闲过,在那儿将真假混杂地娇滴滴地说着:“当时那个架势,你们是没瞅见。顾师长可宝贝墨凉呢,指不准,那肚子里都装上货了。”

    “陆美静,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

    丁香指着陆美静说:“凉子今早发了高烧,住在一个棚子里的同志,眼睛都是雪亮着的。”

    “也不知道墨凉给了你什么好处——”陆美静酸着,“由得要你这样的维护着!”

    丁香现在浑然不觉得当初墨白打陆美静有什么不顾及着文明,横竖她就是太顾及着文明,才会被这个恶妇欺负着。

    “陆美静,你是不是忘记了之前同我私底下说得那些话?一面同我念及着旧情,一面又倒人前来颠倒黑白。”

    丁香手里抓着扫把,“今天,我就要把你这贱骨头的,打回原形!”

    西瓜农场向来都是多一件事不如少一件事,郑斌连忙让组里的两名男同志出面调停着,“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像什么样子?”

    “传出去,我们组的名声都成什么了?”

    在郑斌的呵斥下,次次败在下风的陆美静,心里头,将那丁香跟墨白上下八辈子的祖宗,都骂了一通。

    陆美静见郑斌走了以后,指着丁香,“别以为,等摘了帽子后,你攀上了权贵,日后就能有份好工作。”

    “陆美静。”丁香瞧着这个如疯狗一样的女人,冷笑道,“你不是问凉子来得时间短,我为什么与她交好,胜过于你吗?”

    “现在,我告诉你——”丁香将扫把摔在陆美静面前,作为威慑,“我活了这半辈子,什么人没见过?”

    “就你那幅母老虎吃人的嘴脸,若不及时改一改,迟早会死在自己的那张破嘴上。这也是凉子,比你来说最大的优点。”

    遇见小人,躲不得的时候,只好让她吃瘪。这样,即使日后她若是变本加厉,也多少会忌惮着你曾经让她暗淡过。

    只有把火的苗头浇熄后,这往后的日子才能好过。

    *

    墨白从顾维安走以后,就没想过他会回来。

    身后的那个人,她瞧着面熟,几乎是没过脑子地来了句:“顾叔叔。”

    顾洛寒以为墨白是在叫顾维安,咧着嘴角,“我家大哥哥,确实是老了些。但也不至于叫叔叔吧?”

    “......我是......”

    顾维安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墨白想说的话,“洛寒。我比小白大了十六岁,她叫我一声叔叔是在正常不过的。”

    “什么?!”

    顾洛寒听傻了眼,“那岂不是比我都要小上个七岁?”

    若不是顾维安的点拨,顾洛寒兴许还只当作那小嫂嫂二十有余,如今被这样一说,他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嫂嫂家里是做什么的?”

    不过,顾洛寒自来熟,倒也很快释然起那些尴尬。

    墨白被来得人一口一个小嫂嫂,叫得脸红。

    刚刚她已经驳了顾维安的面子,他没有给自己计较,若是自己再别扭着,那就真不是个东西了。

    “......我家里......”

    来的人,应该是他本家的弟兄吧。

    墨白刚张开口,立刻收了回来。

    她真是傻,那样高干的家庭,应该是嫌弃于自己这种贫民出身的。

    “是莴苣不好吃吗?”

    顾维安瞧着床头柜上已经冷去的莴苣,接过了墨白没有说出口的话。

    墨白抬起眸,瞧见顾维安给了自己一个安定的眼神。

    他是在帮助自己解围的呀!

    瞬间,有股暖流席卷全身。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