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别欺人太甚

    “阿娘,是觉得冷吗?”

    墨白瞧着正打着寒颤的韩翠花,是不是因为亏心事做多了,才会觉得心虚。

    “这冬天刚下完雨,能不冷吗?”

    韩翠花揉了揉鼻子说道。

    大概人总是把第一印象看得很重。

    哪怕日后相处,发现这个人,后面并不是自己第一印象认为的那样,根深蒂固,早已经植入在自己的心上。

    墨白因为前世的自己的经历,对韩翠花的印象,自然先入为主。

    加上自己一穿越回来,就经历渣奶把自己的女儿卖了换张饼,对韩翠花的印象越来越差。

    她在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不过还得去证实,她说:“阿娘,我有个疑惑,搁在心里憋很久了。”

    韩翠花盯着她,也在心里活动着,这个丫头片子,能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句子。

    上辈子,墨雄之所以敢对自己动手动脚,是因为她的父亲,不是韩翠花所出。

    不是不恨,也不是为韩翠花洗白,只是从小看韩翠花对渣叔和妹妹的态度,墨白心里都比谁都明白,再糟糕的母亲,也会有偏爱自己的骨血。

    “我不是您亲生的,对吗?”

    因为无血缘,所以在二选一做抉择的时候,会被区别对待。

    韩翠花笑了笑,“既然恁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凉子。”

    韩翠花将刚刚退的医疗费,揣在了裤兜里,“有时候,摊上了的都是命,恁不认,都不行。”

    “那爷爷呢?”

    刚刚韩翠花的小动作,被墨白尽收眼底,“爷爷是长辈,他受了伤,你不光忙着颠倒是非,作伪证。现在,还要私扣他的医疗费——”

    “俺养了那个糟老头,也有些年头了,不说功劳,苦劳也是有的。”

    韩翠花为人自私,刻薄,恐怕只有墨雄能够入了她的眼,“凉子。俺跟恁落句实话,用恁换饼,俺从来没后悔过。”

    墨白将指甲潜入肉里,隐忍着韩翠花的话,上辈子自己还苦苦哀求面前这个女人,求人是最窝囊无能的体会,这一世的自己,绝不会开口求韩翠花做任何事情。

    “你把我卖了,需要粮食,这话我没得反驳。”墨白只是气不过,“可你拿着爷爷的治疗的钱,是做什么?”

    “这不是恁个丫头片子管的事儿——”

    围众的人越来越多,韩翠花怕落人口舌,预备溜走。

    “你别想跑。”

    墨白拽着韩翠花的胳膊,“把钱留下来。”

    来医院就诊的人,开始对着这对“母女”指指点点。

    而最不落好的,是王队长碘着大肚子,走进了医院,上气不接下气地在走廊喊:“墨凉!”

    韩翠花见机行事,反抓着墨白的胳膊,对着王队长说:“同志。俺闺女从农场想跑,被俺抓了个正着,恁看着怎么处理好。”

    墨白用力地挣脱,加上韩翠花本来扮演的就是那种柔弱的角色,一下子摔在地上,兜里的一分钢蹦和纸票都掉了出来。

    这个时代的人们,并没有见钱眼开,即使掉在地上的硬币到自己的脚底,也都捡起来交给失主。

    就在大家伙把钱摞成一起给韩翠花的时候,墨白截胡。

    “凉子!恁别欺人太甚!”

    韩翠花顾不得自己在假装,从地上爬起来,伸出手,“把俺的钱,给俺。”

    “这是爷爷治疗的钱!”

    墨白转身去小窗口,准备再把费用缴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info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重生六零甜军嫂》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inf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